最严MPA大考:大行没太大压力 中小银行压力非常明显
 

“MPA是抑制银行外延扩张的冲动,推动其重新走内涵发展道路,我觉得对银行管控和真正增效应该是有利的。”对于一季度末银行将要迎来的MPA考核,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对第一财经表示。

第一财经调查发现,大行目前对于MPA考核并没有太大的压力,而中小银行,特别是扩张较快的银行压力非常明显。对于央行的全面MPA考核,银行亦有应对之道:为达标,短期内采取的措施是收缩表内外资产业务包括信贷和表外理财、委外等,腾挪出表信贷资产。长期来看,银行则在推进“轻资产、轻资本”转型。

收缩贷款、出表腾挪

“新MPA将对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和业务模式产生深远影响。”兴业银行首席分析师鲁政委分析,从资产角度讲,在给定的规模下,要更加重视提高资产的周转率,负债方面,在MPA考核的推动下,银行拼规模的竞争模式会得以缓和,最终将改善负债的可得性。

央行在MPA考核所设定的七大类考核项中,广义信贷与资本充足率是当前最为主要的指标,一些有压力的银行从今年年初开始就在不断调整,以求做个“好孩子”。

“今年MPA考核力度加大是很明显的,现在我们都在全面控制贷款,贷款基本上没有什么空间了。”一位地方商业银行信贷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另外一家西部地区的城商行人士则告诉第一财经,今年MPA趋严,如果说去年核心资产有100亿元的投资,今年只有60亿元了。

“MPA对银行的影响,从这个月资金市场的价格波动就能够看出来,虽然不能说是全面的影响,但是预期还是反映在里面了。”一家股份制银行资金市场部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3月20日左右,资金市场再现价格飙升,MPA考核因素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甚至整个3月份市场都有资金紧张的预期。

“MPA考核对我们影响非常大。”一位股份制银行信贷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倒苦水”,不能放贷款,但是利润考核还在,“所以不好干”。

某西部地区城商行人士也表示,广义信贷将信贷同业资产和风险资产全口径纳入,对于银行资产规模来讲影响很大。今年完成投放,在风险不增加的情况下,资本充足率会有较大压力。

银行理财部门同样压力颇大。一家股份制银行理财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一些投资非标、债券的产品到期可能就不再发了,要压缩这些产品。委外规模受到影响较大,今年到期产品也可能不再发行。

第一财经调查多家银行发现,一些考核有不达标压力的银行几乎都在压缩信贷,然而不放信贷银行利润将受到冲击,银行的应对策略是出表腾挪。

“原有的贷款可以续贷,新的就想办法出表。”前述股份制银行信贷部门人士称,出表的方法包括比如在银登中心做信贷资产转让。

“去年很多银行就在调整,但如果的确增速降不下来,银行也只能落入C档,如果落入C档的银行较多,就看央行要怎样惩罚了。”前述西部地区城商行人士称,如果在100家银行中,90家都降不下来,央行也难以每家都严厉惩罚。

华创证券银行分析师告诉第一财经,根据目前已经披露年报的银行中,仅测算广义信贷增速和资本充足率已经有城商行不达标可能会被评在C档,而大部分的银行还是在B档,A档仅一家。该测评并未将包括定价行为、信贷政策执行等主观评估的指标加入测算。

同业存单潜在风险

央行实施MPA考核也是一个动态完善的过程。例如今年年初,就有消息称,央行有计划把同业存单从银行应付债券口径划入同业负债口径,纳入MPA考核。

“目前同业存单还没调,接下来大家关心的问题,第一个是要不要调进去,第二个调进去还是不是三分之一(单家商业银行同业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该银行负债总额的1/3),我觉得这两个都存在变数。”鲁政委认为,同业存单并不是一个“坏东西”,是中小银行获取资金的一个渠道。

据鲁政委提供的数据,除了国有大行以外的银行占据了同业存单市场90%的份额,而其中股份制银行和非股份制银行各占一半。

另据Wind 数据,2017 年2月新发行的同业存单升至人民币1.97 万亿元,是2013 年底同业存单市场开放以来的最大单月总额。3月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和利率也居高不下。

随着近两年同业存单的快速发展,其也存在着一些潜在的风险。一些银行通过大量发行同业存单,资产端期限错配到同业理财、委外、非标、债券等扩大资产规模,形成传染性极强并且脆弱的同业资金链。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在最新的MPA考核的研究报告中表示,目前市场预期是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监管,并且新老划断或者给予一定缓冲期,如果后续按此执行,那么同业存单发行量将会大幅下降,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债券放杠杆链条将被摧毁。

融资成本上升之忧

MPA考核之下,银行表内外资产投放收缩,会不会对实体经济造成影响,这是当前市场的担忧之一。

“整体而言,MPA考核会使银行的资金链条受限,部分企业融资成本可能上升,传导到理财端,理财收益会有上升。”前述股份制银行理财部门人士称。前述西部地区银行人士也表示,随着银行信贷的收紧,可以预见企业的融资成本会上升。

姜超也认为,中国经济主要靠银行广义信贷驱动,MPA考核带来的银行广义信贷资产收缩,将影响融资需求增速,最终带来经济下行风险。

      “影响实体经济方面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央行在控制信贷、非标融资的规模,同时债券市场发行也在锐减,融资难度相对去年在抬升,融资成本往上走可能性比较高,但这也是去杠杆的应有之义。”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

 

在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看来,MPA出台的背景就是广义信贷增速偏快,其目标是把广义信贷过快的增速降下来,不是说最终要让信贷增速降到很低的水平,导致市场的利率快速上升。

鲁政委分析称,对于具体某一家银行来说,在负债和资产的价格变化面前,其最终的利差变化,关键取决于定价策略和久期策略。只要两者不出现严重的基差错配,对息差的影响就不会很大。如果市场化负债占比较高,只要资产的市场化定价比例也高,就问题不大;在利率上升的过程中,如果资产久期短,就意味着重定价调整会很迅速,息差即便一度收窄,随后也因为资产定价的重置而很快会恢复。

相关热词搜索:大行 压力

上一篇:前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31.5%
下一篇:银监会再公布7家地方AMC 不良资产批量转让门槛下调


艾默生UPS电源 艾默生UPS官网 艾默生空调官网 艾默生空调 艾默生精密空调 精密空调网 山特UPS电源 艾默生UPS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