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留学生的海外留学纪实与感悟

中华新闻社 2017-10-23 10:06

       以下为一位加拿大留学生与大家分享其海外出国留学这几年的留学纪实与感悟,希望对大家会有所帮助。

  一、
Gina是我还在学院念书的时候第一个比较熟识的女同学,由于国外的很多名校录取要求较高很多国内的同学无法直接申请,所以先去门槛较低的学院学习大学课程再以比较优异的成绩转入自己期望的学校便成为很多学生的首选;我和Gina在入学第一个学期的时候坐了两门课的同学,因为本人考试成绩优异,而成绩平平的Gina为了提高自己的成绩便在第一次考试之后主动换到我身边的座位,自然而然的我们成为了持续好几年的朋友。Gina是一个活泼甜美的广东女生,长的既乖巧又精致。在与我同桌的时间里,通过慢慢的了解发现身边的这个女生心思也不是那么单纯,话里话外都透着小小的机灵。因为本人个子偏矮,从小到大都是坐在班里的头几位,到了国外之后因为是学院都是小班授课并没有多少人索性就坐在了最后一排。而Gina和我恰恰相反,尽管成绩不是很优异的她却喜欢坐在第一排,给我的理由是能加深教授对自己的印象这样的话能提高下期末总评。所以我们俩从倒数第一排换到了第一排,除了在第二次期中考试的时候坐在最后一排,至于考试时候做最后一排的原因相信大家多少都会明白。个人来说还是比较不喜欢作弊的这类事情,尤其是帮别人作弊,但是看在都这么熟的份上加上是一个美女对自己相求我也就索性答应了。

  后来我们俩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了解也渐渐加深。我总是找各种理由去翘课,而她是不论风吹雨打都会来学校上课,而且总还把在外面鬼混的我想尽办法叫回来。我开始觉得这个女生虽然是为了期中考试作弊才接近的我,但身上还是有很多的优点值得我学习的。Gina是长女,家里还有两个妹妹以及一个最小的弟弟,有过类似身世的同学肯定会感同身受。Gina告诉我找家里要钱的时候父母说她为什么要这么多,这才刚刚来就花了这么多以后可怎么受得了等等等等。我问了下她要的数目之后我其实也很惊讶她的父母竟然会批评她,因为除了学费和房租之外的书本费每个学期就会花费几百刀,况且还有电话费、水电费以及生活必需品等诸如此类的花费。得知了Gina的这个状况在以后我们出去玩的时候我在能请客的情况下都会比较大方直接把单付了,而她虽然嘴上不明说,我能感觉到她心里也很感激我。

  几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马上就要迎来期末的考试,Gina邀我去图书馆一同复习,距离上次考试也有一段时间了,她每次上课认真的学习态度以及第二次期中考试不错的成绩都快让我忘记她是一个成绩平平的学生了。就在我与Gina一起复习的时候我心里真是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一上午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看了不下几十次的手机这还没算她转笔和在我书上画画的时间。即使这样不一会儿她就拉着我去吃好吃的,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和她说期末还是老样子给你抄得了,你可别和我一起复习了,这样咱俩都得完蛋,Gina听了笑着说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呀。虽然嘴上小小嘲讽了下她,但我还是和她一起去吃了那些所谓的好吃的。等到最后发成绩的时候我是A-而她是B+,基本上我俩总评没差几分,毕竟我翘课次数太多老师把我的平时分扣掉了一半。

  等到放假的时候Gina来找我一起报下学期的课,在国外念书选课是一门学问,相信出国的小伙伴深有感触。一门同样的课不同的教授的给分标准完全不一样,有些教授通过率能达到100%,而有些教授却能有几乎半个班不及格。在选完课之后我们便开始了无忧无虑的第一个假期,还和很多朋友一起去了当地比较著名的景点,以及海滩烧烤等等。几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随着专业的不同我们的联系也慢慢的减少,关系一直维持在偶尔在微信上寒暄几句以及偶尔一起吃个饭。大概在两年多前的时候我一个很土豪的朋友告诉我,他在去中国人开的夜总会的时候碰巧看见了她在上班,因为之前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有过几面之缘。我个人也是比较尊重这个职业,大家都是凭本事赚钱,而就在得到这个消息后不久,她的朋友圈更新了一条自己转入了加拿大最好的大学UBC。

  小感悟:

  1.我不评价别人,我只能说我为我自己拥有一个从不给我经济压力的父母而感恩。

  2.出国留学学习好很重要,学习态度好更加重要。

  3.耍点小聪明(找容易的老师选课、找家教修改论文、抱学霸大腿等等、明知故问的找教授问问题)会有效的提高成绩,并不推荐作弊,因为作弊的惩罚十分严重,真的十分严重。

  二Shane是我一起住了近3年的室友,我们也是相识在我刚入学的学院里,他身高190,一个老家是河北从小在广州长大的男生。在温哥华这个城市中,类似Shane懂国粤英三语的人是最容易生存的,因为早期香港广东移民的首选就在温哥华。他的父母是北方人,他的普通话比大多数粤语地区的留学生要好的很多,经过几个学期的熟识后由于兴趣相投我们便决定搬离寄宿家庭一起租一个二室一厅的公寓。由于之前认识许久也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在我们一起居住的长达三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次关于经济上的纠纷,吃饭我们从来不AA,我请了这一顿之后下一顿他一定会把单买好,这成为了我们的默契。

  Shane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什么好像都懂,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懂喜欢装懂。曾经我们俩邀请很多美女来家里一起吃饭、喝酒,当然避免不了显示下自己的厨艺。在我做饭的时候,他在旁边指手画脚,一会儿说我放作料的先后不对,一会儿说我炒菜的顺序不对。而等到他开始做传说中的炸鸡腿的时候,他竟然将生鸡腿直接放入油锅里面,丝毫没有锅面衣这类的东西。我们全体人看着油花迸溅的锅,全都傻掉说不出一句话来,集体把他撵出厨房避免他浪费食材。

  而谁又能想到,就是把生鸡腿直接丢入油锅里面的选手,在不久的时间就从大学转入了职业厨师学院,以烹饪作为下半辈子的工作。在受到我们嘲笑几个月之后,我和Shane一起迷上了一个叫食戟之灵的动漫,里面的剧情是以烹饪作为基础,然后展开的。虽然集数不长,但是在我心里食戟之灵是能够和海贼王媲美的日本动漫了。而Shane更是开始试着将动漫里的料理在现实中还原出来,经常在厨房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一次还原不成功就开始第二次,在自己满意了之后就开始试着还原另一个在动漫里出现的料理。经过小半个月的高强度的折腾,他的烹饪料理水平可谓是突飞猛进,在以后聚会时做的菜基本得到了所有女同学的谬赞。在自信心爆棚之后,谁也无法阻止在厨房里的他了,我俩之前的油烟机肯本不用清洗,因为比我们脸还干净,而在看完这个动漫之后基本每个月都要清洗一次。

  以此作为契机,Shane和他父母正式提出放弃自己的在校的课程,转而去职业学院报名了厨师,经过艰难的协商之后,Shane的父母终于妥协了。而Shane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搭最早班次的公车去上课,每天回来基本都累得转头就睡,醒来之后又在厨房复习一下今天学的料理,为第二天的课程做准备。

  两年之后,他顺利的从烹饪学校毕业,拿到了厨师资格证,兴致勃勃的他准备和朋友合伙在北京开一家pizza店。在烹饪学校毕业之后又去温哥华当地一家很好吃的pizza店学习了三个月,在家里用不专业的器材基本能还原出了pizza店的美味。在今年一月份的时候,他离开了温哥华,来到北京开始筹备pizza店的具体事宜,但最终因为器材和租金价格的受限他放弃了pizza店这个选择转而去回自己的老家广州开一个小酒吧。一个月前我和他通话的时候我便和他开玩笑的说,“什么时候才能去老板您的酒吧喝一顿啊?”他笑着回答“酒吧也因为资金的原因没开起来,我已经在广州快颓废小半年了哈哈”。

  小感悟:

  1. 我不会也懒得和大家分享关于兴趣对事业有多大多大帮助这类鸡汤似的语言,我只想说有的时候一场电影、一部动漫、一次恋爱、一趟旅行都会给人生带来不同的意义,所以有条件的话多接触点新的事物。

  2. 在某种情况下,实力和运气比兴趣、勤奋这些要重要的多。

  3. 最南方和最北方的人一样能相处的很融洽(我本人是黑龙江的),好比我和Shane,他离开温哥华的时候东北话老好了。

  三我本人是在北京念的国际高中,因为学费奇贵,并且不参加高考,所以我们班99%的同学都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澳洲这些地方飘着。Wendy是我们高中时期的大班长,算一算我们认识了整整十年,而且高中一起在北京,大学一起在温哥华,关系可谓是十分的好。好到Wendy她甚至可以在我只穿内裤睡觉的时候在我床上瞎蹦来喊我起床,互相有困难的时候基本可以把自己的小金库全数借给对方的那种关系。

  Wendy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那种天天给老师打小报告的那种人,她竞选班长的时候基本我们所有男生都不同意,无奈因为我们高中只有9个男生,她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我们的班长。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她的了解越来越深,发现在她乖乖女的表象下也隐藏着一颗叛逆的心。不仅从来没有打过我们的小报告,而且偶尔还翘课和我们一起打DOTA、3C这类的竞技游戏,在该学习的时候玩命学,该放松和不该放松的时候都会让自己放放假。在全校或者年级活动的时候经常能几句话就把我们班团结为一个整体,而团结两个字也因为Wendy成为我们班的代表词。

  Wendy这开朗的性格在男生女生之间都广受好评,她的相貌只能算是中等,但是因为她的性格,我们班7个男生都十分喜欢他(不包括我,而且一共班里只有9个男生),可惜她一个都没有答应只是说继续做好朋友挺不错的。具体的原因她也不愿意细说,我们班里那些喜欢Wendy的男生都很无奈,但也只能接受现实。等来到了温哥华的之后,随着我和Wendy的关系越来越好,她才和我透露了不愿意谈恋爱的真相,因为当年她妈妈19岁的时候认识了她的父亲。二十岁的时候就怀上了Wendy,当Wendy刚出生不满一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就抛弃了Wendy和她母亲。从小到大没有父爱的Wendy对谈恋爱的事情有很大的抗拒,这就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而我这几年来也常常和Wendy谈心,希望能放下对父亲的仇恨,渐渐的我也能感觉到Wendy对父亲的感情从恨已经慢慢的转化为陌生人。另外一个主要的原因是Wendy的母亲一直也没有再嫁,善良的她总是认为自己要是谈恋爱结婚了之后,她的母亲只能孤身一人了,这几年来Wendy一直试图帮她母亲介绍新的人认识,希望能早日找到依靠。

  我和Wendy的关系之所以能这么好,是因为在高三毕业那年我送了她一份生日礼物。在这之前Wendy是和所有男生关系都很好,没有把任何一个男生特殊来对待,而经过这次生日,她已经把我列为她挚友中的一位了。因为不参加高考的原因,我们高三在五月就已经结业了,因为那时我们都已经收到了各个大学的录取通知,所以四月份是我们高中最后的校园生涯。而白羊座的Wendy生日正好是四月份,我当时心想送身为大班长的她一份别出心裁的礼物,我把班级里这三年来的大合影以及各个小团体的合影都汇总成一个精美的相册,每一份照片旁边都配上一段自己精心写的话语,以此来纪念我们三年的生活。这份礼物前前后后花了我近两周的时间,而收到这份礼物的Wendy当场泪崩,抱着我说这份礼物我绝对会珍藏一辈子。在她十八岁的生日,我送上了关于我们三年的回忆,同时也升华了我们的友情。

  在温哥华一起度过了几年时间,Wendy从UBC毕业了在一家中介公司任职,半年之后Wendy又去了香港中文大学读了硕士,现在在中国移动香港分公司的项目部任职。在香港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单单是合租都要一万二港币一个月,而她的工资只有一万五。几天前我们一起参加共同朋友婚礼时我问她“你一个月3000港币都不够你吃饭的把”,Wendy笑了笑“水电费都不够,我妈替我交了房租我才勉强能活哈哈。”“那你找到对象了嘛?还能不能嫁出去了?”我又问道。她又笑了笑“我肯定比你晚结婚哈哈哈。”

  Wendy和我一样希望能回国来工作完成自己的报复,无奈我们俩都是移民到了加拿大,她扛不住家里的压力申请了加拿大护照,而我还在为我自己的中国身份而斗争。

  小感悟:

  1. 有的时候父母给孩子带来的影响比我们预想到的大得多

  2. 友情和爱情一样都是人性的交易,每一份真挚的友情爱情背后,都是我们牺牲了自己无数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换来的。

  3. 不是名校毕业和努力工作就意味着人生就一帆风顺了,有的时候名校毕业还没有技校毕业来的实际,可能只是简历上多了一笔炫耀的资本。

  四Amy和Kathy,这两位都是我最好的女性朋友之一,她们俩加上Wendy就是三位我最好的女性朋友了。之所以把Amy和Kathy放在一起是因为她们两位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然而又分处在不同的极端。

  Kathy和Wendy一样是我高中时期的挚友,不同于Wendy,Kathy和所有人的关系只是维持表面上的嘻嘻哈哈,她总是一个人吃饭、去图书馆看书。Kathy不论对待最好的朋友或者表面的朋友她都会和每个人都保持到刚刚好的距离,她说这样才会在实现自己目标的过程中不会受到中国式关系网的影响。Kathy是我认识的中国人中真正走出“关系”这两个字的人,和她父亲的影响有着莫大的关系,Kathy的父亲在外面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可以和用户谈天说地,回到家关起门来可以写属于自己的诗集、散文集。商人和艺术家的特质也随之影响到了Kathy,我和她单独出去K歌的时候她可以唱的把鞋脱了在沙发上乱蹦,也会在嘈杂吵闹的环境中专心的看自己感兴趣的书籍。Kathy和我分享过一句话我觉得受用终生,“爱我的人不会挡住我前进的步伐,挡住我前进步伐得人我不会让他们进入我的生活”。这类鸡汤似的语言我们每天在微信、微博都能看到,但是做到的又有几人?

  心理学是我和Kathy成为朋友的关键,在深交之前我们都读过关于心理方面的书籍,也是一次偶然的谈话才熟知我和Kathy都对心理学感兴趣,互相分享自己读书的感悟是我们建立友谊的源头。Kathy在硕士毕业之后定居美国,成为了一个临床心理医生,大家都知道在美国当医生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职业,意味着丰厚的薪水和强大的社会地位。在她分享的朋友圈中,看不见她男朋友的影子,只有和父母的合照还有独自去旅行的记录,除了那些大家熟知的国家,她还走遍了贫困的古巴、战火纷飞的叙利亚、埃及的大沙漠、冰岛极地看极光。在我心里Kathy活出了我梦想中的人生,她可谓是所有家长梦想自己孩子出国留学的典范。Kathy的成就在我看来百分之八十源于她特立独行的性格,不同于亚洲式的集体主义,Kathy更崇尚于西方的个人主义,她在美国能够成功很大程度是因为她骨子里是美国人的性格,相比之下我的英语再好也只不过是一个会说英语的中国人。而性格上成为外国人自然也有中国人不太能接受地方,比如Kathy经常会和别的男生搞一夜情,有时会不太在乎别人感受,去夜店玩耍的时候也会磕点违禁品诸如此类的事情。

  Amy则是我在手机游戏上认识的朋友,由于是在虚拟世界,我在她身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才从游戏上的朋友转而成为现实的朋友。Amy身高175,十分漂亮,追她的人可以排几条大马路。和Kathy相同的是,Amy也是学霸,她们俩的GPA(平均学分成绩)都在3.9几左右,基本上门门课都是A,而Amy的钢琴专业则更吸引男性一点。起初认识Amy的时候也是因为我学的心理学,那会儿她正好失恋,我的这个专业也帮助了我去了解Amy。为了帮助她走出失恋的阴霾我可谓是倾尽的毕生所学,具体的过程太过于繁琐我就略过了,经过这个事情之后Amy直接来温哥华给我过生日让我十分感动,而我也在过年的时候去波士顿找她一起过春节,我们俩便成为互相最好的朋友。

  不同于Kathy,Amy的内心算是十分脆弱,一次失恋基本小半年才能缓过来,难受、心塞这些字眼基本成为Amy和我聊天时的口头禅。而且长时间的练琴以及缺乏锻炼让Amy的身体变得非常不好,情绪上如果有极大的波动就会导致身体上各种各样的问题。在与Amy深交之前,她给我的印象是很强悍而且很能聊天,经常在游戏里给我们几个男生损的还不上嘴,属于很机敏、伶俐的女生。出众的外表,富裕的家庭环境,无比优异的学习成绩把Amy和绝大多数女生区分开来,成为女神般的存在,同时这些因素也造就了她的自信、自负、骄傲、虚荣和脆弱。

  Amy前几天和我打电话说自己感到非常迷惘,不知道现在的自己以后能干些什么,如果继续选择钢琴演奏可能要继续读博士,而Amy又不希望把自己身为女人的黄金年龄二十到三十岁都用在读书和练琴上,尽管她已经十分的优秀了。

  小感悟:

  1. 再次证明了,没有交不到的朋友,只有不想花的时间、精力和钱。

  2. 如果不想为了友情和爱情投入太多,那就让自己变得强大。

  3. 真正限制中国人在国外发展的不是英语,而是性格。

  4. 没有百分之百令父母满意的孩子,顺从的孩子在父母看不见的地方只会更加叛逆

  5. 尽量不要碰毒品,女生尽量要求男生带安全套不要吃事后紧急避孕药。

  五文章终于要到尾声了,最后一个要讲述的人自然是我自己,我尽量从中立的角度去阐述这些年的留学经历。以上虽不是我全部的朋友,但都是我在留学生涯中具有代表性的朋友。

  高中毕业之后本来我本人是申请的美国的大学,但加拿大移民突然到来让我只能去温哥华的一个学院开始我的大学旅程。国外的学院和名校之间的学分都可以互相转入,倒是也没耽误我太多的时间。由于本人高中上的是国际学校,大一的课程基本在高中就混了个脸熟,每次考试成绩都是前几,所以莫名的就有一种自负感,甚至有一段时间认为自己和别人与众不同。这也就导致了我上课肯本不听,作业也基本不做,唯一能让我上心的就是每次的考试。在每次考试之前我都会彻夜不睡几个晚上来复习,我和Wendy的名言就是:一个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孩子,在短短几夜就掌握了多门大学课程,这不是励志故事而是考试前夕的我们。

  因为翘课和不写作业的关系,平时成绩基本为零,学期总评基本也就维持在及格和良左右。但是考试的优异成绩成为了我唯一在学校的骄傲和动力,可这份动力却维持不了太久,由于我最开始报的志愿是商科,会计就成为我大学道路中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我第一次开始认真上课,完成每一次的作业,甚至还会在课余时间去询问老师我所不懂的问题,这都是前所未有的举动。可惜倾尽努力的结果还是挂科了,而国外的大学没有补考,在挂科之后唯一的选择就是重修。在我重修的时候我没有去选择相对比较容易的教授,而是继续和那个看似善良但在考试作业方面不留任何余地的教授进行战斗。

  关于学习的方面到此为止,只要一个人有好的学习习惯,拿出三分之一在高中学习的劲头都不是特别难的事情。我相信大多数父母和学生都会关心出国之后的心态问题,基于出国留学的地点多种多样,我大概分为两个类别,大城市和村儿里。在大城市比如温哥华、多伦多、纽约、洛杉矶、波士顿这样的城市中,基本不需要担心吃饭的问题,因为中国超市和中国餐馆基本都是可以找到的,甚至于在温哥华煎饼果子、麻辣烫、沙县小吃都可以寻到。而其中大城市的中国留学生也很多,不存在交不到朋友的情况,我有一个朋友Fiona在温哥华的一家中国的广告公司上班,没事儿喜欢吃川菜和粤菜,在工作了几个月之后她和我吐槽道基本都快忘记怎么说英语了。在国外有一句话说的好,假如德国人移民到美国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美国人,而中国人在几十年之后依然是中国人。如果留学的地点在小乡村的话,情况又会变得不太一样了,相比于大都市,村儿里的住宿开销会明显下降,但取而代之的是公共交通的不便利,所以基本上每个人都会买车,没车就代表着没腿。

  我本人在温哥华这个华人最多的城市,由于住的地方离学校比较远也是早早的买了一个车。当我妈来温哥华游玩的时候,她看到了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以及很多西餐都准备了中文的菜单。我妈便质疑我的英语在这种环境下究竟能否进步,其实在我看来,英语能力这个东西只有两个要素。其一便是勇气,众所周知中国人不愿意去做那些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我的很多朋友说不好英语就变的害怕去和当地人交流,很多时候不得不对话的时候便会请我去当翻译(办理各种手续的时候)。我的室友Shane哪怕订一个酒店都会让我代劳,给的理由是怕自己说不清楚。其实订酒店的一个房间需要的英语并不是很难,Shane可能是觉得我在旁边听见他蹩脚的英文有点不好意思,没有敢于展示自己不足一面的勇气。其二是发音,绝大多数的学生以及现有的国内英文老师都不注意这一点,因为发音的好坏和成绩没有任何一点关系。并且很多英语老师尽管自己的英文水平很不错,在发音方面却一塌糊涂,可想而知这些老师教出来的孩子也是说的一口中国式英语。我本人的英语在出国的学生中还算凑合,可是我敢于在课堂上和老师对话,并早在我儿时就练就了一口还算标准的美音。这会给自己和别人造成一种假象,我说的是和当地人一样的话,和他们的发音的区别没有很大,这就给我了足够多的自信去和别人交流。反观一些英语即使比我流利的同学,因为发音的缘故有时缺迟迟不肯开口。

  在大二的时候,我渐渐丧失了对商科的兴趣,甚至可以说成是上学的兴趣,在没有和父母商量的情况下,我便和系主任申请把商科转成了心理学。换成心理学的理由有两点,一个是因为Kathy,她对我的影响十分巨大,我有时候可能会去幻想成为和她一样的人。另一个理由是我妈,先介绍下我妈Martina,初中第一、高中第一、大学和研究生是北京化工大学毕业,后来任职于大庆石化研究院主任,几年之后下海开贸易公司,在公司蒸蒸日上的时候选择移民加拿大继续深造,在多伦多大学读了关于教育的第二个硕士学位。我有时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光环加身的人竟然是我妈,Martina在我高中的时候就让我参加了很多关于心灵成长方面的课程,而那些课程大多都打着心理学的旗号。可能由此心理学这个种子就埋在了我心里,和大家所想的不一样的是我并不是因为受了Martina的感染和引导选择了心理学,而是因为我要证明自己学的比我妈强并且实用才选择的心理学。总的来说是一种叛逆而又负面的想法,在学习了心理学之后我和Martina对这方面的基点便有了很大的不同,简单来说Martina追求的是道(心灵上的成长),而我所追求的是术(看透每个人深层的人性和性格)。

  转系了之后我和Martina的战斗从未停止过,每当她试图给我灌输她的想法时我第一反应就是抗拒,在Martina心中这可能是伟大的母爱,在我眼里这是Martina高高在上的教育我。学了心理学之后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能把事情看透,我能理解Martina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我成为一个更完整、优秀的人,这份热情的母爱我每次都可以感受到。但我所不能容忍的是每一件小事Martina都会来教我,虽然Martina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没有用那种高高在上的口气,可这一种行为直线降低了我的自信心。很多事情其实我和Martina想的一样,但是当她说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丝被控制的感觉,为了摆脱这份感觉我甚至会反其道而行之,当然结果也不尽人意,又导致了后续对抗。在Martina眼里我这是一种病态的心理,而在我眼中这一份病态的心理是因为她无时不刻的“教育”而形成的。

  在我将要毕业之际,我选择了休学参加工作,一部分的原因是我叛逆的心理造成的,而另一部分是我想要找寻我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但很可惜目前还没有找到我所热爱的。相信大家也看了很多关于留学生海外归来找不到工作的新闻了,随着祖国不断的强大,出国留学的学生也在日益增多,而在留学之后选择回国的人数也在同比增长。我个人感觉现在已经过了靠文凭吃饭的年代,21世纪更注重的是创新的人才,虚拟现实技术、游戏主播、电子竞技选手、手机游戏开发这些目前炙手可热的行业在十年前试问谁曾经知道过?可惜我本人并不是这样的人才,至少现在不是,或许有一天我会创业成功,成为了一个在心灵和经济上彻底独立的人;又或许我倾尽努力,依旧可能在谷底打转,只能不要脸的让父母给我买房子和车子,在一个平凡的城市,过着真正属于自己平凡的生活。

  小感悟:

  1.专业在国外想换就换,只有学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专业,才会带来自信和成功。

  2.在出国留学之前,尽量把自己中意几个大学的城市逛一逛再做选择,很多时候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城市比大学的排名更加靠谱。(因为本人感觉排名真的没有用)

  3.学习英语,发音和心态真的很重要,托福雅思考满分不代表来到国外就可以畅所欲言的和当地人进行交流。

  4.父母最好做麦田的守望者,而不是天天施肥浇水,那是卖菜而不是成长。

  5.如果找到了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物,那就不要犹豫,即使得不到财富至少还有快乐。社会中又有多少既没得到财富也失去了快乐的人。

  好了在结尾处和大家分享一个我出国留学这几年感触最深的一句话吧,“可怕的不是富二代有钱,而是那些有钱的富二代比你还要努力。”(供稿 张思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英加法仍是留学主流 一带一路参与国院校渐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