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九大史诗级太空发现

中华新闻社 2021-01-06 09:28

美国趣味科学网站1月2日刊发一篇报道,题为《2020年你可能错过了的九大史诗级太空发现》。

医学发现占据2020年的新闻头条,但即使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天文学家也在继续开展研究工作。他们利用无线电波搜寻神秘信号,发现新星系,甚至搞清哪些系外恒星系统能够探测到地球。

来自太阳系外天体的无线电波

太阳系行星会发射无线电波,特别是具有强大磁场的木星。但直到2020年,研究人员才首次探测到来自太阳系外行星的无线电波。当时他们在距离地球仅51光年的牧夫座τ星系统(内含一颗行星牧夫座τ星b)的巨大气团中发现了无线电信号。该信号可帮助他们更多地了解牧夫座τ星b的磁场状况,相关信息可就行星大气层的内部情况提供线索。

银河系的X射线气泡

数百万年前,银河系中心的一次爆炸引爆银盘上方和下方的能量物质。现在这些物质依然可见,在伽马射线光谱中发光,形成两个于2010年被发现、被称为“费米气泡”的结构。2020年,研究人员在同一区域又发现一对气泡,在X射线光谱中清晰可见。这对亮度偏暗的巨大气泡高于费米气泡,其从一端到另一端的宽度达4.5万光年。研究人员将其命名为“eROSITA气泡”。

一枚消失已久的火箭助推器

地球在2020年捕获一颗新的“迷你卫星”。地球会在太空中不时遇到一些天体,有些天体最终会环绕地球运行,这颗“迷你卫星”只是其中之一。但业余和专业太空观测者进一步研究后发现,这颗“迷你卫星”根本不是自然天体,而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在上世纪60年代发射的一枚火箭助推器——“半人马座”上面级火箭助推器。

幽灵般的射电圈

科学家经常在太空中发现看起来模糊一团的东西,但他们2019年发现、2020年报告的奇特射电圈(ORC)很特别。这些在射电望远镜数据中清晰可见的圆形光圈看上去与已知的任何天体都不一样。它们不是超新星的残骸,也不是被称为“爱因斯坦环”的光学效应。一些科学家甚至提出,它们可能是虫洞的颈部。但没人真正知道这些新发现的东西是什么。

百万个新星系

位于澳大利亚内陆的一台射电望远镜在短短300小时的观测过程中绘出83%的可观测宇宙。它还提供大量数据:涵盖300万个星系,其中100万个之前从未被观测到过。澳大利亚“平方公里阵列探路者”射电望远镜依靠36根天线来观测宇宙,但这次是全部36根天线首次同时用于一个项目。

金星上存在生命迹象?

金星可能是太阳系中最不适宜居住的地方,那里有翻涌的酸云和地狱般的气温。这正是准备寻找磷化氢(科学家认为这种刺鼻气体可能是系外行星上的生命标志)的天文学家首先用金星来训练其望远镜的原因所在:他们希望从一个肯定没有生命的天体获得一张参考图像。但令人震惊的是,他们竟然在金星的云层中发现这种化合物。不过,其他研究人员敦促在提出金星上存在生命的观点前应保持谨慎。

一颗新生的磁星

去年11月12日,研究人员宣布发现一颗明亮的千新星,它就像两颗中子星合并后上演的灯光秀。千新星在太空中很罕见,但研究人员以前就见过它们。不过,这颗千新星很特别:它发出的光所传递的怪异信号表明存在某种新物质。对此,研究人员提出了一些可能性,但他们说,最大的可能性是,这是一颗新生的磁星:一颗在碰撞中形成的拥有超强磁场的中子星。

快速射电暴的源头

磁星也可能是太空中最明亮的闪光的来源。多年来,这些被称为快速射电暴的闪光一直令天文学家困惑,它们在数毫秒内释放的能量相当于太阳在数天内释放的能量。大多数快速射电暴似乎来自遥远的银河系外,但2020年研究人员报告说,一个快速射电暴源自我们的银河系,距离地球只有3万光年。这个快速射电暴有一个已知的来源:磁星。这是否意味着所有这些快速射电暴都来自磁星呢?没人能确定。

也许能看见我们的系外行星

天文学家探测系外行星的方法之一是,观测它们在其母恒星和地球之间穿过的过程。有朝一日,他们甚至可以通过观察星光如何穿过系外行星来研究它们的大气层。但这只适用于沿自身轨道运行至某处时恰巧位于母恒星和地球之间的行星。利用目前的望远镜技术,人类还基本看不到不符合这项条件的系外行星。2020年,研究人员提出了一个问题:哪些恒星系统处于观测地球的有利位置、能看见我们这颗大气中充满生命迹象的微小行星?他们发现,在326光年内,有1004个恒星系统能观测到地球。距离地球仅12光年的一颗恒星拥有已知的系外行星,它将在2044年运行至适合观测地球的特定位置。

上一篇:不到一年搬走9万人 美国“硅谷神话”在2020年破灭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