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门票依赖 景区还需拼特色

中华新闻社 2018-06-05 15:17

近日,发改委降低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征询意见发布后,景区门票降价成为游客最期待的事情。记者了解到,包括陕西、江苏在内的多地知名景区已经开始调低票价,但是相比国内数量庞大的旅游景点来说,这些降价的景区数量不过是“凤毛麟角”,更多的景区还没拿出实质降价举措。业内人士表示。景区摆脱门票经济,需要政府助力,景区自身也需要围绕各自特色进行产品及服务的深耕,把旅游产业链做长。

数据 多景区下调价格 瘦西湖降三成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公告称,为贯彻落实关于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等决策部署 ,国家发改委网站开设了“我为建立完善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机制建言献策”专栏,请社会各界人士围绕完善价格形成机制、规范价格秩序、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等提出意见建议。这也是自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后,国家发改委首次针对景区门票征集意见。

据记者了解,今年3月底,扬州市5A级风景名胜区瘦西湖票价从旺季150元降至100元,优惠幅度达33%。据不完全统计,截至5月底,江苏省、陕西省、湖南省、湖北省、山东省多多家知名景区开始逐步降低门票价格。

5A级景区门票平均104元 部分近500元

记者看到,虽然已有不少省市带头降低了景区门票价格,但相对更大体量的景区,声势还较弱。文化和旅游部在册的5A级景区目前有249家。但大地风景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3月底,全国5A级景区平均门票价格为104元,其中门票价格超100元景区数量占比47%。

门票价格较高的5A级景区包括浙江东阳市横店影视城(联票价格480元)、广州长隆旅游度假区(300元)、张家界武陵源天门山旅游区(261元)、江西省鹰潭市龙虎山旅游景区(260元)、迪庆州香格里拉普达措(258元)等。

门票是景区收入主力 占三到五成

虽然减少门票依赖、促进转型升级是国内景区公认的发展“王道”,但现实情况目前多数景区仍不得不依靠门票等收入作为营收的大头。像张家界、峨眉山、长白山、丽江旅游、九华旅游、黄山旅游等山岳景区上市企业,其2017年财报也能稍显端倪。

峨眉山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门票收入4.58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42.44%,较2016年同比增加4.32%;黄山门票收入5.4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30%;张家界来自环保客运服务、观光电车门票、宝峰湖景区门票的营收,共占据总营收的55.98%。

其中不难看出,即使是上市企业,其门票收入也占据了全年营收的3至5成。

分析 买票是刚需 涨价增收最简单

记者了解到,2007年,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规定旅游景区门票价格的调整频次不低于3年。规定出台后,国内许多景区在2008年左右进行了一次价格调整。2012年前后,各景区开始第二轮涨价。2015年,“三年禁期”一到,内地景区门票频频涨价,越来越多“破百”的票价让市民觉得难以承受。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示,游客对景区特别是高等景区具有刚性需求,无论涨多少,都有人买。“大部分高等级景区属于国有资源,把公共资源拿来牟利,价格还不断上涨,老百姓在心理上会有不乐意。”戴斌说。

“门票具有操作简单、现金回笼、效率明显和收益保障等诸多便利,门票经济扮演了拉动旅游经济发展的重要角色,且导致不少地方景区以及政府部门对于门票收入依赖欲罢不能。”中国旅游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站冬梅表示,票价上涨的核心问题是景区经营水平不高、产品不丰富、产业链不完善。

建议 政府需助力 企业需深耕产业链条

早在2002年10月,杭州悄悄拆除西湖环湖围墙,24小时免费开放环湖公园,西湖景区成为全国第一个不收门票的5A级风景区。统计显示,只要每个游客在杭州多留24小时,杭州市的年旅游综合收入便会增加100亿元。由此可见,一张门票如同一根杠杆,不但撬动了旅游业的全面提升,还带动了整个服务业的突飞猛进。

国家旅游局原规划专家王兴斌认为,西湖景区和市区紧密结合在一起,具备多种消费业态和环境,有条件推动游客更多消费。但如果一个景区远离大城市或人口集中区域,远离集中消费的旅游集散中心,能否在门票降价或免门票的情况下,实现多种业态经营,结论还不肯定。

此外,对于景区本身,旅游景区要跨越“门票经济”发展阶段,需要围绕各自本土化特色进行产品及服务的深耕,把旅游产业链做长,把旅游产业做大,通过提升游客服务,丰富旅游产品及业态,尤其是夜间产品的打造,延长游客停留时间,从而带动游客的二次消费、真正摆脱“门票经济”依赖,实现旅游经济的转型升级。

相关新闻 全国旅游监管平台7月1日正式启用

昨日,记者从文化和旅游部网站获悉,历时两年打造的全国旅游监管服务平台将于7月1日在全国全面启用,标志着我国旅游市场监管加快向信息化、智能化转变。

据了解,全国旅游监管服务平台是一个集大数据监管与开放式服务为一体,投诉审批顺畅高效、事中事后监管智能化、信息互联互通的政务平台。该平台最初于2017年6月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湖北、云南六省市试点使用,近一年逐步扩大到23个省区市开通。且自2016年6月启动建设以来,已建成旅行社资质、导游管理、团队管理、电子合同、投诉举报等七大功能模块,并将陆续建成统计模块、信用管理模块。其中,旅行社在线审批管理系统使旅行社的备案、审批一键受理、信息共享、全程可视;投诉案件管理系统使游客的投诉举报形成及时受理-快速处理-限时反馈-准时跟踪的闭环,实现“群众少跑腿,信息多跑路”。电子导游证和导游APP便利游客了解和评价导游执业,使执法部门实时掌握旅游团活动轨迹,预警导游擅自变更行程;电子合同提供CA认证及验真功能,相比纸质合同其签订、保管、查询和价格比对更加便捷智能,通过合同价格监测预防不合理的低价游。

该平台通过对行政审批和事中事后监管产生的大数据进行归集,使数据融通、集成及共享,实现市场监管常态分析和科学研判,实时掌握旅游经济运行状况,加快旅游市场监管,实现社会化、扁平化、实时化、常态化、智能化,为新时代旅游业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有业内人士指出,经过两年的精心打造与优化完善,全国旅游监管服务平台已初步发挥了良好的作用,未来在全国范围正式启用后,或将对我国旅游市场监管体系和监管能力现代化产生长远影响。(文/记者 王思思

来源:法制晚报

上一篇:旅游监管服务平台下月启用
下一篇:女游客在日本烧烤店被指“吃相难看”遭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