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单位托儿所,“二孩时代”新福利

未知 2017-08-21 10:22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随着国家“二孩政策”的放开,越来越多的家庭迎来了第二个宝宝。为了缓解由此增加的学前教育压力,更好地解决家长们的后顾之忧,今年以来,多地出台措施鼓励企业单位自办幼儿园、托儿所。企业自办的幼儿托管机构接二连三地开业,“带娃上班”的潮流重新出现。

追溯企事业单位办托儿所的前生今世,在上世纪,托儿所几乎是企事业单位的标配。企事业单位自办托儿所,照料本单位职工子女,属于职工福利的一种,给职工带来的方便显而易见。随着社会发展,企事业单位托儿所也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交给市场来办。“有需求就有市场”,市场能够办到的事让市场来办,理念层面没问题,问题出在操作层面,市场补位并非总是那么及时、有效。

在独生子女时代,照顾一个孩子的困难没那么多,单位没有托儿所,就把孩子放在社会机构办的托儿所,或让老人带。而在“全面二孩”时代,孩子照料问题一下子被放大了,对于双职工家庭来说,如何照料好两个孩子确实是一个不小的难题——把孩子放在外面的托儿所,仅放学后与下班前的“空档期”就难倒一些在职场打拼的年轻父母,由此也影响了部分女性的就业。因此,很多人开始怀念企事业单位自办的托儿所了——据上海总工会的一份调查显示,绝大多数职工赞成企事业单位参与办托儿所。

有条件的企事业和社会组织等单位办托儿所,帮助职工解决带孩子的问题,是一项对求职者颇具吸引力的福利,也是稳定职工队伍、增强单位凝聚力的举措。“带娃上班”并不“过时”,还得到官方认可。去年3月,教育部表示,“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全国每年预计会新增加300万个儿童,按照现在学制,3年后会有900万儿童在幼儿园读书,学前教育压力很大。因此要大力发展公立幼儿园,积极支持企事业等单位举办幼儿园。

当然,企事业等单位建公益性托管服务设施,不仅需要钱,还要直面资质、场地、师资以及责任和风险等问题。钱的问题,企业挑大梁,不足部分可以财税支持,外加职工自付,而其他问题,就需要政府给出明确指引与帮助。譬如资质与场地,严格按照相关规范的话,大多数企事业等单位很难过关,能不能因地制宜、灵活处理?再如责任与风险,要通过立法予以明确,确认企事业单位与职工的权益边界,以减少纠纷风险。

企事业单位办托儿所,新福利存在新问题,少不了各方支持。

上一篇:广州日报:“山寨路牌”不能一拆了之
下一篇:广州日报:大学生钱不够花 不妨自己学着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