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细腻柔软的情感演绎了母性光辉——访《天上的孩子》女主角许还幻

中华新闻社 2018-09-13 15:50


剧照

 
      中华新闻社9月13日电专访:用细腻柔软的情感演绎了母性光辉——访《天上的孩子》女主角许还幻
 
      记者 马淼
 
      “真正的勇敢,是尝尽冷暖艰辛后,依然相信美好的存在。”——许还幻
 
      我从小就喜欢小宝宝,自己还是小朋友的时候就爱领着比自己小的玩。初为人母后更感叹生命的精妙,看不得小小的人儿受半点委屈。《天上的孩子》是一对年轻夫妇陪绝症独子走完生命最后一程的故事。可想而知,这段拍摄体验会多艰难。很多次现场走戏,我都不敢轻易对台词,字字句句直击最脆弱的神经。加上许磊导演要求每场戏都一镜贯穿,没有分切镜头,就意味着演员台词、走位、情绪都必须一气呵成,不容闪失;演患儿的小演员又是我全程抱着,还有贵州、重庆七八月的酷暑,每演完一条太阳穴就突突的生疼,对表演和体力都是极致考验,导致导演一喊过,立马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因为提前进组体验生活,边卖米粉边学方言,导致去超市买东西,也下意识和售货员说方言,居然交流无障碍。虽然戏里并不展现玲霞的职业,但我很得益于这种拍摄前的准备,真正的融入到当地人群中,实拍起来,能生活在角色里而不靠演。拍摄期间,我妈带我儿子来探班。远远看见1岁多正在等待的小小的人,我开心的喊“状状,状状”,结果他搜寻的眼神从我脸上滑过,不予理睬。我很失落,以为他把我忘了。走近再叫他,他很诧异的盯着我看,过了一会才开心的扑过来,奶声奶气的喊妈妈。原来是我全身都黑了好几圈,又一身邋遢戏服,刚照面愣是没被认出来。我想也好,这也反衬了我和玲霞的神似。
 
      关于《天上的孩子》获奖后,很多人问我:你们这个电影是不是特感人?最初,我一时无从作答,只能笑笑带过。毕竟,是否感人,是大众对电影好坏的基础判断。可往往真正触及到人心时,感动其实只是浅层的表象,内心的震撼,很可能让人说不出一句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但里面翻江倒海、波涛汹涌。
 
      《天上的孩子》就有这样的“功效”,也是我第一眼看完剧本的感受。做演员,没有不想火的,但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接这个戏的时候,只想把自己感受到的通过我的演绎给传递出来,这就足够了。我们可能是入围这届电影节制作成本最低的一部电影了。但我特别骄傲的是,我们这帮电影学院的学院派,在炎热的酷暑,在有限的创作条件下,怀着满腔热情和敬畏心,没有丝毫抱怨,拍出了这部诚意之作。拿到奖我特别高兴,我从没有哪部戏比《天上的孩子》更希望得到认可。这个奖对我们太重要了!因为在靠“流量”、拼“话题”、看“颜值”的大环境下,坚持走“沧桑正道”很不容易。我们被认可,不但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更是告诉像我们一样,对艺术有着同样操守和追求的从业者们,这么走下去没有错!而且我们也证明了,不光是靠钱才能拍出好电影的。
 


剧组成员



演员
许还幻
 
      我想,真正的勇敢,是尝尽冷暖艰辛后,依然相信美好的存在。这不仅是戏里玲霞老何夫妇历经磨难后会有的感悟,也是现实里我们对梦想坚守时的自勉。据说“玲霞老何”的原型后来也又有了孩子;我们《天上的孩子》也拿了奖。这也是对“勇敢”面对生死和坚守梦想的最好回馈了。
 
      都说电影是导演的艺术。我们的电影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很厚重。没见过编剧加导演一肩挑的许磊之前,我一直认为他四、五十岁了。结果见面发现他很年轻,还是我电影学院师弟。我特别好奇,不停问他为什么会选这个载体呈现,因为感觉跟他年龄太不搭了。许磊导演聊天时话很多,尤其谈到专业。谈话中了解到他看片量相当大,也非常关注实事生活热点。喜欢探索和思考,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后来得知要赴电影节,我提出帮他借一身礼服,被他拒绝,说是淘宝买了亚麻休闲套装。颁奖礼之前我还打趣他,满场就他穿得最便宜。后来上台拿奖他就真穿着那套淘来的亚麻服。拿完奖他很得意说“姐,你看,穿什么不重要,拿到奖才重要。”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他质朴得很高大。
 
      和许还幻坐在一起,听她娓娓道来的故事,很朴实,她是一个年轻的妈妈,把对孩子的爱在影片中表演的淋漓尽致,没有问她问题,她告诉我的就是最好的答案,一个用细腻柔软的情感演绎出不同的人生,《天上的孩子》值得分享给大家,等影片上映的时候希望大家都去看看,什么是最朴实的爱。

上一篇:访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获奖电影《天上的孩子》导演许磊
下一篇:帅气阳光的师清峰——访《天上的孩子》男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