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电影《残香无痕》导演大飞

中华新闻社 2018-09-18 10:18



海报。
 
      中华新闻社9月17日多伦多电(马 淼) 一部国产电影,要是能够入围国际A类电影节,本身就是一种荣誉;更何况,今年入围国际A类电影节的华语电影并不多。《残香无痕》就是其中一部,有幸参加了《残香无痕》的首映式,坐在蒙特利尔帝国剧院里,身边是各种族裔的,我想他们看的懂我们中国文化的影片吗,带着疑惑看完了这部影片。
 
      影片讲述了是一对亲兄弟和一个从四川买来的女人的故事。导演大飞借助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而阐述主题,他们三人之间相互交杂着亲情和爱情。大哥娶了本该属于弟弟的媳妇,弟弟又和事实中的嫂子发生了不伦之恋。一切看似荒诞却都在情理之中,他们每个人都在犯错,但又被人理解。
 
      影片结束后没有想到的是有很多观众提问,不同的族裔不同的文化背景,却在艺术上是无国界的,导演大飞对观众提出的问题一一解答,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导演,带着忧郁的眼神静静地等待观众提问,脸上表现出的是不同这个年龄人的成熟,影片的故事的震撼也是人心,做为一个80后,正好遇到中国的改革开放,不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而导演大飞告诉记者:“我一直对九十年代留有强烈的美好,也许那个年代正逢我的成长,所以那个年代让我觉得特别的生动,这些生动来自于周围,那些细微的部分。那个那个年代有很多影响历史的大事件,比如冷战结束,比如香港、澳门回归。我和我故事里的人物呢,依旧过着本该属于我们的平凡日子,仿佛除了周围,所有的一切都与我们无关。但真的无关吗?于是我就想找找答案”。
 
      《残香无痕》在这个寻找答案的过程中诞生了,这是一部人性的描写,在中国在偏僻的地方,当然也包括在世界上其他国家,都会发生《残香无痕》这样的故事,这部影片的故事是生动的,现实的,这是为什么参加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就被选中并且入围了。

 


电影《残香无痕》剧组和电影节主席塞吉·洛塞克(Serge Losique)。 王见微 摄
 


导演大飞。 王见微 摄
 
      现实生活中的大飞,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特别是与父亲的争吵到后来对父亲的关爱,一般来说男孩子和父亲因为观念不同,意见不合而争执是正常的,大飞导演却比同龄人更加理解和认识到亲情,现在他对父亲的感情如父如兄,在这个剧组里他对演员包括工作人员都有很深厚的感情。
 
      在拍摄过程中,有很多生动的瞬间。因为对于导演大飞而言,他不太想去诉说苦难,没必要把自己包装得可怜兮兮的,无论遇到什么事儿,咬咬牙,往下干就行了,真过不去了,你急也没用。人们往往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成功后说起来的不易,真正的苦难是失败。连说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你失败了,没人愿意听失败的事故。所以困难都被他轻轻地放下,拾起的都是快乐。
 
      大飞说:“剧情中有一场老大强奸女主的一场戏,拍完后饰演老大的演员王新忠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他是要从角色中脱离,哪怕一小会儿,明知道马上还要再进到角色当中;就那么一刻,你觉得生动极了”,剧组在拍摄过程中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温暖着导演的心,这是人性的彰显也是人性的光辉。
 
      这是这部电影的成型是几方面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电影的价值观还是有局限,离世界人民的普世价值观还存在一定距离,我们最卖座的电影出去也不行,说明什么问题,简单讲就是我们喜欢的人家不喜欢。这不是电影人单方面的问题,是绕杂着很多的问题,单说永远说不清楚。要说短时间改善很难,但我们不能放弃,多拍一些我们可以主导的合拍片应该能找到出口,否则关起门来,永远走不出去。
 


摄影师王见微(
左一,记者马淼(左二和剧组人员。 王见微 摄
 
      这部影片的拍摄导演大飞用低成本制作,其实就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关键还是要找一帮志同道合的人,因为电影是团队协作。当你的故事足够吸引人的时候,即使很少的钱,也有人愿意加入。每个真正做电影的人都是有梦想的人,只要你的故事能打动他们,即使低成本大家也愿意跟你干,或者说为了作品干。所以首映式在帝国剧院上演受到了好评。
 
      来到加拿大蒙特利尔没有休息就进入工作状态,无法倒时差,身体的不适也没有影响到每一个工作的进程,大飞对记者说:“蒙城很美,很静怡,意犹未尽,以后肯定还会再来这个城市看看走走。这次时间太匆忙,我非常喜欢这个城市”。
 
      《残香无痕》在中国上映的时候,希望大家都可以去看看,这是一部关于人性的故事,值得去看,值得去品的影片。(原创马淼)

上一篇:鲁坚带着他的电影周游世界
下一篇:徐岑子和《麦子的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