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行道贵在“得一”

中华新闻社 2018-01-30 17:45

 
     【白丁国学】

      白西民
 
      国学传承工程第七次大课,张其成先生讲读道家第一经典《道德经》。在引导学员诵读重点篇章的基础上,张其成先生就老子“道”的含义,从道相、道体、道用等层面,作了深度解析。并将老子通行本与马王堆帛书本、郭店竹简本互参通解,将老子之道、孔子之道与大易之道互参通解。指明易道主干,儒道相通,孔子明解《易经》,老子暗解《易经》,世出世入,殊途而同归。老子《道德经》偏重阴柔之道,行文多用水字旁、女字旁的汉字,教人上善若水、以柔克刚,甘于居下,谦让不争。这正是天地之道在养生之道、夫妻之道、管理之道、治国之道中的体现与妙用。
 
      在讲座临结束时,张其成先生坦诚地指出,前几次大课沙龙活动的安排太过丰富,实际上就是多杂,不符合老子之道。要求今后上午老师主讲,下午同学们围绕主题作分享。讲到这里,先生深情吟诵老子章句:“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先生言传身教,深刻启示我们:立身行道贵在“得一”。这应当成为我们的思维方式、学习方式、工作方式、生活方式。为此,我自己决心在学习、工作、生活中知行合一、付诸实践。
 
      立身行道贵在“得一”,用之于传播国学就是要“易一贯之”、通解六经。国学传承工程讲读“国学五经”,中成书院国学会员课程增加了《诗经》,即“国学六经”:《易经》与易家洗心,《论语》与儒家正心,《老子》与道家清心,《坛经》与佛家明心,《内经》与医家调心,《诗经》与诗家抒心。进而感悟:《易经》在演绎易道,孔子在明用易道,老子在暗用易道,《内经》在直用易道,禅宗在活用易道,《诗经》在灵用易道。张其成先生是国学之“得一”者,站得高,看得远,悟得深,参得透。从先生身上,我深深体悟到:“万般功德之源是恩师,以礼从师求教是道根,深明此理尽一切努力,恭恭敬敬投师求加持”的奥义,这才是真正的国学法脉传承。所以,我发自内心地赞叹:人生最大幸福事,追随张子读六经。以易贯通明大道,活在当下乐无穷。
 
      立身行道贵在“得一”,用之于传承国医就是要回归经典、术业专攻。中成书院化“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使命为职责:传播国学,传承国医,弘扬国粹,重铸国魂。具体到我个人,年过花甲,几近从心,怎么传承国医?因为我是药王孙思邈故里人,又从事着健康中国、大任国珍的大健康事业,因此,我给自己的定位是,把精读张其成先生《黄帝内经养生大道》、《儒家养生大道》、《道家养生大道》、《佛家养生大道》及《张其成精气神养生法》、《一本书学会中医养生》与研究孙思邈养生之道和新时代国珍中医体质养生密切结合起来,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新时代中医体质养生师。
 
      立身行道贵在“得一”,用之于弘扬国粹就是要选其所喜、全力以赴。国粹内容很多,中国书法是国粹中的国粹。篆、隶、楷、行、草,虽说五体,真正写起来却因人而异、千姿百态,甚至千奇百怪。我最喜欢几近灭绝的篆书园林中的奇葩——鸟虫篆书,又喜欢《兰亭序》、《集王圣教序》为代表的王羲之行书。所以,决定主攻鸟虫篆书,兼学右军行书。因为鸟虫篆书审美性极强,释读性很差,用王体行书作释文,可谓珠联璧合、古今双美。学习书法也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书圣王羲之一语道破天机:“专精必有诚应”。
 
      立身行道贵在“得一”,用之于重铸国魂就是要尊师重道、专修一法。《大学》明示:“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其修学次第为“三纲”、“七证”、“八条目”。具体修法,因人而异,适宜的才是最好的。在这方面,我选择是外学儒释道医武,内修菩萨行,密修金刚禅——宗喀巴上师瑜伽。我的上师多识仁波切谆谆教导,虔心专修一法,一门深入,切忌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所谓“不忘初心,成佛有余”,“制心一处,无事不办”。
 
      聆听张其成先生教诲,我当以此鞭策自己,精进不懈!(作者白西民,2018年1月30日写于墨佛堂)

上一篇:在新时代为往圣继绝学——也谈我们要从国学中传承什么
下一篇:笔底风云起魏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