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底风云起魏碑

中华新闻社 2018-02-01 11:56


 
      笔底风云起魏碑
 
      ——张洙书法艺术赏析
 
      ☆白西民
 
      结识张洙先生,是在丁酉岁末的庆和雅集之时。那天,十几位书画名家欢聚在兰州大千书画院院长武进洲先生的庆和轩写字画画,我也忝列其中。著名画家刘晖先生郑重地向我介绍了兰州铁路局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洙先生,张先生自道:“我的名字不好听,但好记。”是的,这个特殊的名字一下子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更使我肃然起敬的是先生的书法与为人。当时,他正在给武进洲先生书写扇面,那种聚精会神、从容不迫、挥运自如、温文尔雅,令我刮目相看。便请他发几幅书法作品欣赏,先生当即就添加微信发给了我。一看之下,禁不住拍案叫绝,进而细品,尝到三美:
 

 
      一曰沉静之美。先生书法得力于魏碑,尤其是被誉为“魏碑第一”的《张猛龙碑》。此碑被历代名家推崇备至,清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将其列为“精品上”,并盛赞其如周公制礼,事事皆美善。张先生写张猛龙深得其沉静之美,寓变化与整齐之中,藏奇崛于方平之内,波澜壮阔,沉静大气。试看先生书朱熹《春日诗》:“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笔墨深沉与轻灵搭配,字构中正与欹侧相间,尽显正书变态之美,把个“无边光景一时新”表现得韵味十足。
 
 
      二曰厚重之美。厚重乃魏碑之特质,犹如其碑石本身,浑厚、质朴、凝重。张先生的书法深得魏碑之神髓,呈现出《易经》坤卦大象传“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般含弘光大、行地无疆的丰韵。先生书写的横幅屈原名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确有高山坠石之势,金砖铺路之象,将魏碑厚重之美表现得淋漓尽致。先生书李白《行路难》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书体、字势、墨韵,与诗意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恰当地表现了李白人生之路上那段艰难而又高傲的情景与心境。
 

 
      三曰雄奇之美。魏碑向以雄奇见长,与南方的秀美形成鲜明的对照。张洙先生在长期的心摹手追之中,对魏碑的这一特性有着独到的体验与把握。欣赏他书写的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书气与词气真可谓同气相求、同声相应。作品中的点睛之笔如星耀碧空,“老”与“左”遥相呼应,“尚”、“又”“中”顾盼生姿,“日”、“弓”、“月”、“西”奇妙变幻,整幅作品犹如猎猎旌旗迎风吼,阵阵骑兵刀剑鸣。东坡居士天上有知也会赞叹首肯的。
 
      (2017年1月31日写于墨佛堂)
 






上一篇:立身行道贵在“得一”
下一篇:妙笔点染灵鹿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