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高古 人书俱老

中华新闻社 2018-03-22 16:05


 
      气象高古 人书俱老
 
      ——石范洪篆书艺术赏析
 
      ☆ 白西民
 
      面对石范洪先生的书法艺术世界,如同面对波涛汹涌的大海,绵延起伏的群山,不由你不惊叹他的博大精深与高古奇崛。先生工书法、篆刻,书涉篆隶,尤擅魏碑,印追秦汉,喜治古玺。是甘肃前辈书法大家何裕先生的入室弟子。如今已是年逾八十的书坛老将,兰州大千书画院年高德昭的艺术顾问。
 
 
      早就想为先生的书艺写点儿赏析文字,可一旦真的进入先生的艺术世界,禁不住感慨万千,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近日,有空儿就打开先生的作品,拜读、琢磨、探究:气象高古,人书俱老,这印象越来越明晰地展现在我的眼前与脑际。好吧,就从先生与我同好的古篆切入赏析吧!
 
 
      品鉴先生的篆书艺术,三种气息扑面而来:
 
      一曰铁画银钩金石气。先生对于篆书大小通吃,由秦小篆逆流而上,石鼓文、钟鼎文、甲骨文,无不临习得精熟、精到而精妙,名副其实的铁画银钩、金石气象。其小篆代表作《诗经·豳风·七月》,婉转流美,亦颇有石鼓之风;其临吴昌硕石鼓文《诗经·秦风·小戎》,活脱脱苦铁再世,响当当垂范新风;其古文篆书文天祥《正气歌》,正气凛然,清新爽朗,犹如青石板上钉银钉;其临聚川先生集甲骨文诗句镜心,刻骨铭心,幽幽心会。各种篆体到了先生笔下,融会贯通,被注入先生自己的“范洪”气韵,从而气象高古。
 
 
      二曰诗意盎然书卷气。展读先生篆书大作,如同凝视一尊尊青铜器、一面面石鼓、一卷卷竹简,书艺之美、书卷之气,一股脑儿喷薄而出。文天祥的《正气歌》,先生用古文篆书写来,别样的清新明丽、浩然正气、直冲霄汉、撼人心魄。这件作品,令我浮想联翩:遥远的夜空,深蓝深蓝,一个个精美绝伦的古篆文字,星汉灿烂,就像一颗颗耀眼的明星神秘而深情地闪烁着......那是文天祥先生的精魂,不也是石范洪先生的诗魂么?!
 


 
      三曰气静如兰君子气。先生既是与时俱进的时尚老人,又是气定神闲的静心君子,自命“万里一闲人”。细观先生篆书作品,没有一丝一毫的浮躁之气,有的是壁立千仞的刚健、坚如磐石的沉雄、鱼游潭底的娴静、气静如兰的淡定。先生篆书横幅《气静如兰》,简直就是先生的自画像。《孔子家语》记载,孔子咏兰言志:“不以无人而不芳,不因清寒而萎缩。气若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先生于古圣先贤同一心境,我怎能不为之随喜赞叹,顶礼祝福!









 
      (2018年3月21日星期三写于墨佛堂)

上一篇:妙笔点染灵鹿魂
下一篇:大漠里奔出个画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