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里奔出个画驼王

中华新闻社 2018-03-23 10:14


 
      大漠里奔出个画驼王
 
      ——石奔画驼艺术赏析
 
      ☆ 白西民
 
      欣喜地打开石奔先生发来的《美篇》,林媚演唱的《天边的骆驼》便清脆悦耳、响遏行云般震撼心灵、回旋耳畔。这首歌就像专为石奔先生而作、而歌:“天边走来一队队跋涉的骆驼,走啊走啊,走在那茫茫的沙漠 ,风里雨里高昂着它的头,大雪风沙锻炼了它的性格,高高的驼峰从来不寂寞,茫茫的瀚海里,印着它的脚窝,沉甸甸的驼背上,驮着它的希望,驼铃声声响,是它心中欢乐的歌。啊,天边的骆驼,为你唱支祝福的歌。”在这高昂、优美的歌声里,石奔先生放飞着他那一队队浓墨重彩的神驼。
 
 
      石奔先生画驼,画出的是浓烈的西部风情。蓝天、白云、大漠、戈壁、胡杨、红柳、远山、狂风、暴雪,这些都是西部天地神韵特有的标志性符号,骆驼—神奇的沙漠之舟,只有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跋涉、飞奔、抗击、出没,才能尽显其美的极致。那幅《跨翰海越戈壁风雪无阻千里行》,正是一幅绝美的西域风情画,远山迢迢,白雪皑皑,天边隐现着一列列驼队,近处两匹大写意的骆驼载着神采奕奕的蒙古族姑娘,迈开矫健的步履坚定不移地向着目的地奔驰,给人以朝圣般的精神召唤。那幅《戈壁胡杨驼铃声声》,也是一部溢光流彩、声情并茂的西部风情交响曲,彰显着新时代的西部神韵。
 
 
      石奔先生画驼,画出的是雄奇的大漠之魂。胡杨、神驼,大漠之魂,生命奇迹。石奔先生将这两大神奇绝妙组合,为大漠戈壁招魂传神,营造出一幅幅神来之笔凝聚的神来之作。《沙漠之魂》构图并不复杂,一株巨大、苍劲的胡杨占据着整个画面,如苍龙怒吼,拔地冲天,中景透视着两峰骆驼,互诉心声,真可谓: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两峰驼。《胡杨风骨三千年》,胡杨森森,千年不老,千年不倒,千年不朽。驼峰冉冉,托起高山,托起理想,托起信念。
 

 
      石奔先生画驼,画出的是金色的丝路梦想。新时代,新丝路,新梦想。在石奔先生笔下,这一切以金色胡杨赋就,用五彩缤纷点缀。《秋韵图》构思奇特,整个横幅画面,金色的胡杨犹如巨龙吐珠,一峰峰载欣载奔的骆驼,从巨龙口中奔踊而出,奔向全面小康的幸福大道。《胡杨林中驼铃声声》,竖式画面流金泛银,远眺,山重水复疑无路;近瞧,金树明驼又一村。《满载而归》幸福满满,神驼欢奔,义犬喜吠,兴奋的人们步履轻盈,好一幅步步甜美康乐图。先生录诗四首以为补白,更使书画双美融为一体,美轮美奂。
 
 
      “天边走来一队队可爱的骆驼,高高大大从来就没有那动人的歌,默默无闻苦中自有乐,昂首阔步是它坚强的性格。啊,驼铃叮咚响给人民带来好生活,叮咚驼铃声草原上最美的歌,驼峰上满载着草原人民希望,骆驼铿锵的脚步声声震动万里山河,啊,可爱的骆驼,啊,天边的骆驼,为你唱支祝福的歌。”《天边的骆驼》,歌声再次唱响,旋律再次激荡,我愿借力林媚的歌喉,为大漠里奔出的画驼王——石奔先生,献上这首祝福的歌!
 
      (2018年3月22日星期四写于墨佛堂)
 






上一篇:气象高古 人书俱老
下一篇:诗化山水诗意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