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忘 ——记胡志杰先生的勤善人生

南方网 2019-08-16 14:32

师恩难忘

——记胡志杰先生的勤善人生

李晓信

   胡志杰先生、中共党员、男、1943年1月12日生,现年76岁,陕西省铜川市宜君县五里镇胡家塬村人。高个子、白皮肤,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闪耀着智慧的光芒。走起路来急急火火的,好像一辈子有办不完的事,干不完的活一样,不知疲倦的奔波着、忙碌着·。他为人忠厚老实、肝胆相照,以心换心,是朋友及员工的贴心人;工作兢兢业业、踏踏实实、积极肯干,是单位上的好员工、好带头人。总之,他是一个走到哪红到哪的大好人!

胡志杰先生年轻时的照片

   他是我的拖拉机师傅,也是我步入社会的领头人。我当然愿意将他的故事与大家共享。

1、 苦难的童年。

    胡志杰先生出生于陕西省宜君县五里镇胡家塬村,这里地处陕北高原南缘,关中北部山区,在大山的包围之中,一片贫瘠的土地上,农民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靠天吃饭。加之国民政府不重视农业,使这个山区小村一贫如洗,吃饭都没有着落,更谈不上看病就医了。在这种情况下,志杰先生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疼他爱他的父母双亲。从此,他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大哥大姐了。

2、 勤劳善良换来了幸福和进步。

    1949年6月宜君县喜获解放,新建的人民政府开始重视人民的穿衣吃饭问题。农村的生活有了一定的改善。志杰先生的大姐夫有幸在宜君县人民政府参加了工作。1956年2月,宜君县政府招收通讯员。志杰先生经大姐夫介绍,在年仅13岁时,当上了一名光荣的县政府通讯员。他小小年纪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三年。县长评价他“即是通讯员、又是勤务员,是个好娃娃!”政府办的同事们认为“他是我们的好小弟!”人人·都喜欢他。

胡志杰先生(右一)与宜君县政府同事在县长办公室门前合影。

    1959年3月,铜川矿务局在宜君县招工,县政府领导及同事们都一致推荐了他。他被招工分配到了焦坪煤矿。当时,铜川煤矿是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点项目,焦坪煤矿是这个重点项目中的重点,是规划职工上万人、年产1000万吨以上的特大型露天煤矿。因生产需要,急需培养一批技术骨干。矿领导选中了这位年仅16岁的、聪明伶俐的小伙子,刚一报到,就指派他赴东北·辽宁省阜新市海州露天煤矿学习电铲、推土机驾驶操作技术。在海州煤矿,他一学就是两年。由于他吃苦耐劳、学习认真,练得了一手电铲、推土机操作的好技术,在毕业考核中,他的操作技术名列前茅,获得了矿领导和技术人员的一致好评,以优异的成绩按时毕业,于1961年9月回到了阔别两年的焦坪煤矿。

1964年春节3号电铲师徒焦坪留念(右三为胡志杰先生)

    回矿后,为了工程建设的需要,为了煤矿尽快投产,完成国家计划,他人不歇脚、马不停蹄,立即奔赴生产第一线,驾驭着轰鸣的电铲踏上了新的征程。这段时间,别人干8小时,他干10到12小时,有时甚至连轴转,24小时不休息。在他和同事们的努力下,排成长龙的翻斗汽车将一车车乌金送上了运输索道、送上了滚滚长龙·的火车,驶向祖国的四面八方。

   他常说:“我一个山里娃娃、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孩子,是共产党给了我工作的机会,是组织派我去东北学习,使我成长为一名技术工人。我一辈子不能忘记党和政府及单位的知遇之恩。一定要知恩图报,搞好自己的工作,以实际行动感谢党和组织。”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文革”期间,别人都去搞运动了,可他还是坚持在生产第一线,坚持生产不动摇。

    “文革”中,批斗“走资派”,他认为这些人大部分是被冤枉的,是好人。有·人动手打人,他出面阻止;对于批斗对象,他网开一面。结果该同志在成立矿革委会时被结合为领导班子成员,成了一名矿上的领导干部。感恩的心人皆有之,好人的关心是相互的。这位领导听说造反派要整志杰先生,马上派他去外地出差修理机器,躲过了这一劫。

    1968年8月,铜川矿务局机关新办农场,急需一名技术好的拖拉机司机教练,领导又一次推荐了他,是他逃离了这个派性作怪的是非之地,调到了矿务局机关农场,当上了一名农场的革命领导小组成员兼生产科长兼拖拉机教练。

1973年2月胡志杰先生光荣的参加了共青团铜川矿务局第三次代表大会(中排左四)

    我和胡师傅认识并确立师徒关系,就是他刚到农场工作之时。1968年8月的一天中午·,太阳火辣辣的烤热了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大地像蒸笼一样散发着袭人的热浪。唯有赵家塬村边的三棵相拥千年的大杨树下的一片树荫,给人们提供了一丝丝凉意。矿务局要在村里办农场了,人们聚集在大杨树下,迎接来了矿务局及农场筹建处的领导。他们带来了一台东方红-54式拖拉机,大红的机身在太阳的照耀下分外妖娆,老汉们摸着机身自言自语的说:“这东西不吃草、不吃料,阿达来的这么大的劲来?”领导们商量着办农场的具体事宜。局领导表态说:“矿务局不仅要给你们村通水、通电、要给你们村免费耕地,还要给你们村培养一批拖拉机手呢。”胡师傅指着正在拖拉机旁玩耍的我说:“我看这娃就可以。”赵家塬队长赵志成立即答应说:“行,就是他啦。”就这样,我就成了胡师傅的第一个徒弟。

   在我的印象里,一是师傅是忙忙碌碌·、模范带头的典范。农场大约占地1000多亩,耕翻土地、水肥密保,秋种夏收、春种秋收,都要他亲自管理和指导,那是多么忙碌复杂的事情呀?更何况他还要指导我们学习拖拉机驾驶操作技术呢。记得在农场的建筑物未建成前,有一次我们师徒五人在赵家塬村大场房里大修拖拉机,修前师傅作了安全培训,讲了汽油的危险及火情急救办法。拖拉机发动机被大卸八块,用汽油清洗干净,准备进入下道工序。果然就有一位徒弟不小心擦出了火花,只听“呼”的一下,所有机器部件沾油部分全都着火了,师傅一个箭步冲进火海,救出了傻了的四个徒弟,迅速用帆布盖住了着火的部件和汽油桶。一场火扑灭了,徒弟得救了、拖拉机得救了、场房得救了,师傅的手、脸等处都受了伤,眉毛、头发被烧焦了。

    师傅的人品也是一流的。在农村耕地,他生活上从不挑三拣四,一碗面条足矣。当时农村流行一句话:说给拖拉机司机抽烟“抽的‘经济’别想犁地;抽的‘大雁塔’,犁地犁不扎;抽的‘大前门’犁地犁的神!”但师傅压根就不抽烟,照样精耕细作,一丝不苟。师傅常说:“咱也是农村人,绝不能忘本。农村人的事就是咱们自己的事。”

    二是他对徒弟的技术要求是严格的,近乎苛刻的。师傅的技术是一流的。他耕过的地,平平展展,严之合缝,不留死角。机器有了毛病,他一听便知原因,三下两下就修好了。深得领导和农民的好评。

    开始学习时,他先做示范,后在旁指导。总是和我们一样,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人们戏称我们是“小小土地爷”。我们耕过的地,他都要亲自到场检查,有漏耕漏犁之处,立即要求补耕,一丝不苟、毫不含糊。

    三是他对徒弟的态度是慈祥的、温暖的、关心备至的。

   一次我犯了一个错误。我的一位同学在赵家塬一队下乡,他人勤快好学,又做的一手好饭。我们在一队犁地,就在学生灶上吃饭。他一心想学习拖拉机驾驶技术,好为扎根农村学点本领。但又不好意思向队长及师傅道白。于是就白天做饭,晚上一头钻进我的拖拉机驾驶室,和我抢夺驾驶杆。这时我的心里是矛盾的,一方面考虑他不是师傅的学徒,把机子交给他显然是错的;另一方面又同情他家里成分高,按照当时的形势,有可能·要在农村待一辈子。加之我身体瘦小,他身子骨壮实,三下两下就被他挪在了一边。我只好教他好好操作了。但毕竟是初学,在地头拐弯过猛,只听咔嚓一声,机犁连接处的连接件被撅断了,这下我傻眼了,怎么给师傅交代呢?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找到了师傅,汇报了犁部件损坏的情况,师傅二话没说到了现场,拆下了部件,说:“跟我去中机厂焊接”。部件连夜修好了,拖拉机又开始轰鸣。师傅没说一句话,可我心里却好长一段时间的不舒服。但师傅知道了实情后,竟亲自找到一队队长,征得同意后,将其收为正式学徒。

   在农场期间,因为秋、麦两料耕地期间,我们要从川口蓝公房以上一直耕地到王家河公社圪堵村以北,包括川口、赵家塬、南雷、圪堵村四个大队,十几个村庄,甚至建在田塬村的供电局农场也在我们的耕作之列。估计耕作面积近万亩。所以,每年麦后开始,就要昼夜不停地加班耕作。那时节,我们司徒每天都像“土地爷”一样,只能看到眼睛和牙齿,浑身上下全是土。这样亡命的工作,他非但没有怨言,每逢周六,他都要带我们到铜川桃园煤矿洗澡堂去洗澡,还要吃住在川口蓝公房他那不足18平方米的家里。

与师傅夫妇在陕化集团家属院合影

   他不光关心我们,就连我们家里的事,他也牵挂在心。“文革”期间,我的老父亲被抓,母亲是农村妇女,没有经历过事情,加之身体有病,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神情恍惚。师傅和其夫人白云霞大姐将我母亲接到他们18平方米的家里,管吃管喝管住,虚寒问暖,精心安慰。云霞大姐又是医务人员,即管生活又管医疗,关心备至,使我母亲渡过了这一苦闷时期。期间我去接母亲回家,师傅和云霞大姐硬是不让回去,又挽留住了一段时间。试想当时的形势,亲人都不敢相认,可我师父和云霞大姐没有考虑对自己以及家庭的影响,这是多么动人的高风亮节!是我一生不能忘记的情和义。

   四是他有一颗火热的心。1975年底,师傅被调陕西化肥厂工作。任原料运输车间工会主席。员工们都说胡主席是员工的贴心人。为一位员工的药费报销问题,他亲自奔跑了十几趟,直到问题彻底解决。这位员工高兴地握着他的手,不知说什么好。员工家里每逢婚丧嫁娶、子女升学参军等等大事,他都要亲到其家,看望、慰问或祝贺。陕化集团的领导和车间员工都称赞师傅“有一颗火热的心。”

    我的师傅由一个大字不识的深山里的毛孩子一路走来,成长为一位光荣的中共党员、一位基层的领导干部。应该说,他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是学习的一生,是积极向上的一生、是成功的一生。他的成功是党、政府、企业培养教育的结果,也是有一位贤内助、其夫人白云霞大姐不厌其烦、帮助学习、积极支持的结果。

    白云霞、中师文化、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陕西工运学院毕业的老大学生。她自己 1958年7月毕业于早年的铜川师范学校(校址在富平县庄里镇),毕业后被分配在铜川矿务局焦坪煤矿子弟学校任教。年轻美貌的老师,招来了多少男青年的倾慕和追求。可她独独看上了年轻英俊、老实厚憨的志杰先生。两人结婚后,她一心一意在做好自身工作的同时相夫教子,也教丈夫学习文化,提高素质。数年后,丈夫也能读书看报了。她自己也不满足现状,先是辞掉了教师,到矿山一线,当了一名绞车工,成千上万吨的煤炭,经他阡细的手指轻轻一按,再经空中索道、汽车、火车转运,输送到了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她后随夫君调往铜川矿务局医院学习护士,经多年努力工作,升迁到了护师,在医院期间及调陕化集团医院后,为治病救人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孙子结婚时的全家福照

    他们先后养育了四子五孙,加上儿媳妇、孙媳妇,家庭成员达到18口人。大儿在省工疗工作,三儿在山东日照创办了公司,做老板,二儿、四儿都是陕化集团的业务骨干,大孙子古月,陕西文理学院毕业,现为足球教练、现任西安启拓国际足球俱乐部总经理。二孙子大学毕业后在西安唐都医院工作。三孙子今年考入了四川师范大学。------。全家人其乐融融、幸福美满,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甜。

技艺高超的舞空竹,是师傅的业余爱好。

活到老、学到老,师傅老年还在钻研电脑。

3、 幸福不忘感恩。

   学习和工作的勤奋、努力,为人的仁厚善良,使师傅一家获得了幸福美满。但他们吃水不忘挖井人,幸福不忘帮扶者。每年清明节,他们都要回老家祭奠父母、岳父母,看望兄嫂大姐、大姐夫及乡亲们。每年都要给岳父母、兄嫂资助寄送生活费,直到他们过世。

    回顾着幸福的日子,师傅高兴地说:“还是共产党好!改革开放好!这样的日子真好。”

    师傅夫妇的言行举止感动了我,写成了这篇短文,以谢师傅的知遇之恩。

2019年8月12日  西安 改就。

注:文中照片均为胡永峰先生提供。

作者简介:李晓信、男、陕西省铜川市王益区人,五十年代人,大学文化、高级工商管理硕士、高级经济师、主管药师、陕西省作协会员,先后任多家省、市医药(集团)公司企业领导、顾问及文艺演出团体顾问,铜川神州书画研究会文学艺术顾问。出版有文集《感悟-古都情缘》《感悟-沧桑岁月》;著有《药品GMP认证培训教材》等书;在国家、省市报刊、网络,发表了诸多文学作品和学术、管理论文。曾获得省、市级多项荣誉称号。

 

上一篇:新媒体与纸媒阅读比较之我见
下一篇:江西省写作学会召开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并成功换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