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空法师:新丝路上的弘法高僧

中华新闻社 2018-10-13 15:57



中国陕西法门寺监院、法门寺佛学院常务副院长兼研究生导师贤空法师
 
      法门寺座落于古丝路之起点,因佛指舍利而兴,自唐代就享有尊崇的“皇家寺院”之盛名,新时代这座千年古刹代表中国成为国际佛教交流的佛门圣地。修行弘法20余载的法门寺监院、法门寺佛学院常务副院长贤空法师,曾为一部经书远涉重洋虔诚求法,上演一段当今传奇的西行取经故事。这部经书正是1300多年前玄奘大师孤身西行冒死渴求的《瑜伽师地论》,作为唯识研究生导师的贤空法师此间正在法门寺佛学院三度开讲这部佛教经典。中国佛学院众多,目前唯有法门寺佛学院传授这部唯识宗的根本论著。
 
 
      一袭黄色僧袍,双眸澄澈,谈吐间笑意灿然,眼前的贤空法师儒雅睿智,俨然一派学者风范。令人称叹的是,声名赫赫的僧侣导师、千年名寺的管理者,竟如此之年轻。贤空法师谦称:“若论出家已27年,弘法实在不敢担当,其实一直都在学习,也从未离开过佛学院。10年间先后读过三个佛学院,其他时间主要是在教学方面。”
 
      贤空法师,俗名汪光德,自幼聪敏好学,宿根深厚。6岁那年随母亲信佛,16岁皈依,17岁准备出家因缘不成熟,20岁在福建莆田广化寺依止学东法师出家,后入福建佛学院,在那里遇到了为他摄受引路的学诚方丈。此后在中国佛学院接受四年系统的本科汉传佛教培养,毕业后回福建佛学院任教。但他仍为对佛法认识不够透彻而苦闷,听一位从美国学习回来的智中法师说妙境长老在美国教授《瑜伽师地论》,便向院长学诚法师请示要去美国参学,得到了学诚法师的支持。“走的时候,学院还为我开了一个欢送会,学诚法师亲自主持会议,还给了我1万元钱,机票也是学诚法师个人出钱买的。”这令他念念难忘。
 
      贤空法师赴美西行取经,与唐玄奘大师孤身西行印度,具有本质意义上的相同:都是为了求取同一部经书。“西行印度之前,玄奘法师已出家近20年,是享誉全国的高僧。但他遍访名师,发现各派学说纷歧,难得定论。因而决定西行印度追随戒贤法师修习《瑜伽师地论》,在戒贤法师的悉心教导下,玄奘解开了对佛法的迷惑。”贤空法师解开此中谜团。
 
      远渡美国,贤空法师找到了妙境长老——一位广博精深又慈悲智慧的高僧。于是他就依止妙境长老为师,在美国法云寺禅学院一学就是三年。三年的专注修习,贤空法师对于《瑜伽师地论》已有了较为全面、深刻的认识,并对汉传佛教看似芜杂的修行更为明晰透彻。妙境长老就曾评价说,《瑜伽师地论》不仅仅是一部唯识宗的经典,还十分全面、有次第、很深入详细地去讲解了修行这件事。
 
 
      侃侃而谈的贤空法师,忆及十三年前圆寂的恩师妙境长老,语调变得深沉和缓:“妙老言传身教,摄受力很强,从他身上不仅仅学习知识和文化,更重要的是学习为人处事、接人待物,为求佛法的亡屈精神,不计较个人得失,忍辱负重,兢兢不懈地努力,无私无畏地奉献。老师父身上的那种厚重、安详、慈悲叫人怀念,跟妙老在一起法喜充满,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什么问题他都能跟你解答。没有架子,平易近人,70岁还跟我们打乒乓球。”
 
      由于学业出色,美国法云寺禅学院聘请贤空法师毕业后担任教务主任,“本来他们给我办绿卡的,我放弃了。妙境导师吩咐我,将来回中国大陆后最好不要担任寺院执事,就专门讲授《瑜伽师地论》。2004年春天回到福建佛学院,半年后受学诚大和尚指派筹办法门寺佛学院。”西行取经圆满,贤空法师不忘初心回国,其中很重要原因也是出于对学诚方丈的感恩。
 
      其实,出国前贤空法师已是福建佛学院的教务主任,创立学生会、开办演讲比赛,还创办了报纸《法炬》,主编《福建佛学院成立十五周年》画册。为强化教学效果,学院还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办法,譬如:出家师父为僧侣弟子缴纳三年共1000元学费。学费收得并不高,主要是令师父参与监管学生成绩和表现。贤空法师是这一系列创新管理的推手,深得学诚方丈的赞赏和信任。
 
      2004年,贤空法师受委托来法门寺成立法门寺佛学院。佛学院成立一年后,贤空法师开始教授《瑜伽师地论》,重续国内自玄奘法师及窥基大师以后一千多年没有宣讲《瑜伽师地论》的历史。贤空法师的学僧释宇轩在一篇文章中写道:“那毫无间断的接待弘法与佛学院代课,是法师对国土恩、众生恩、父母恩和大和尚知遇之恩的最好报答。”
 
      贤空法师说,佛教从印度传到中国,两千多年来,佛教能在中华大地上广泛传播,并传到世界各地,佛教史上无数的高僧大德都是践行着“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初心。近代以来,中国佛教践行“人间佛教”的思想,以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积极入世、参与社会。
 
      近年,在贤空法师主持推动下,法门寺举办“法门之光”福慧营、开办国学班、在职研究生班、法门寺禅修营等活动,润泽滋养民众心灵,宣导与社会和谐相处。法门僧人扶危助困、奉献社会的身影出现在许多慈善场合。各国政要屡屡踏足参访法门圣地,这方道场实际上已成为中国开展宗教外交的重要舞台。贤空法师还多次率团走出国门,弘扬大爱主张,宣扬世界和平。
 
      2016年12月,贤空法师随团前往尼泊尔蓝毗尼——这片神圣的地方是佛陀2600多年前诞生之地。“公元前2年,佛教正式传入中国,中国是佛教的第二故乡。我是来自供奉佛指舍利的寺院——中国陕西法门寺。佛陀教育弟子们要‘知恩报恩’‘和睦相处’。感谢有这样一个报恩的机会,以此功德回向:愿佛陀的智慧之光、慈悲之心,普照全球,世界和平,人民安乐。”中国高僧的祈愿之声极具穿透力,响彻在佛陀的故乡。
 
      “法师出家的终极目标和现实目标是什么?”思忖片刻,贤空法师答道:“终极目标就是成佛。但对于我们现在来说,成为一名合格的僧人,能够为这个时代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在佛门当中衡量一个出家人的标准不是用外在的东西,而是内在的修为和影响力,他的正能量。一代高僧都是靠德行、威望,去影响一方,教化一方,为社会和国家做贡献的。”

      来源:东方文化杂志(ID:dfwh-hk)

上一篇:华裔骄子 砥砺前行━━记美国河南联合总商会会长王力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