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宝鸡大散关与老子文化学术研讨会综述

中华新闻社 2017-11-22 10:05

      老子是我国先秦时期的思想家、哲学家、道家学术创始人,其思想深刻影响中国文化多学科、多领域及世界哲学,对养生学的贡献影响深远。为弘扬和研究祖国丰厚的智慧遗产再立当今 ,2017年6月16——18日,由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宝鸡市老子文化研究会主办,宝鸡大散关文化博览馆承办的“中国宝鸡大散关与老子文化学术研讨会”, 分别在大散关景区、恒源酒店、金台观举办。出席研讨会的专家学者有中共中央宣传部原理论局副局长董京泉、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院长邱锋、世界老子学会执行会长董延喜、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陕西分院院长韩树林、武汉国学研究院教授张可心及北京、上海、山西、四川、甘肃、河南、安徽、广东、浙江、西安、宝鸡、鹿邑、临洮等省市老子文化研究机构负责人,包括市有关领导陈同钢、许道化、霍海利、霍彦儒、曹西剑等共36人。会议由宝鸡市老子文化研究会会长易渲承主持,有21位专家学者在会上发言。其基本内容有:
 
      一、大散关的历史地位与老子踪迹文化渊源
 
      研讨会主题之一“中国宝鸡大散关与老子文化”,引出汉代史学家司马迁《史记》载:“老子西行出关不知所终”,后代众多史料记载老子出“西关”,到底是那个“关”,展开充分讨论。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院长邱锋发言讲到,老子春秋出的“胡林塞”,在秦惠王时代才开始设“函谷关”,而大散岭设关最晚在秦代,再比对大量文献,老子出关应该是大散关,条件具备史料可信。他还着重从几个方面论述了关于老子出关活动。一是老子是出散关,到流沙、进西域、访中亚,带领弟子们实践“以道立天下”。 二是有史料印证老子入夷狄,过西域,之天竺。还做了不少大事。三是前500年左右,老子“西出流沙西”,最后走到了甘肃一带,在当地讲学传经(还有说去了成都),然后去新疆和田及中亚一带,集当时的世界智者创浮图道,建浮屠邦,因而影响世界哲学。他认为,老子在大散关遇到关令尹喜,尹喜感动了老子,老子遂着五千言《道德经》,并约定千日之后四川成都相见。这个学术观点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认可。甘肃省临洮县(现学界最西的老子升仙地)老子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郭庆在发言中指出,从史志杂记来论,仅就记叙大散关为老子着经地的各类正史、地方志、杂记作以论证。主要有《宝鸡县志》、东晋葛洪《抱朴子》、东晋干宝《搜神记》、北魏郦道元之《水经注》等记载,都将老子着经地锁定在了大散关,再根据陕西从终南山交宝鸡及大散岭天台山一带,老子踪迹文化和道文化宫观非常丰富,宝鸡和天水一带毗邻地区历史上曾设伯阳县,地名中伯阳川、水、河、谷看,在这里产生大道文化是完全合理的。宝鸡文理学院教授孔润年认为,老子《道德经》非一时一地之作。不能把司马迁的说法绝对化、凝固化。至于老子是不是在大散关最终完成了道德经的创作?不好肯定,也不好否定。但至少可以推知,老子必定是在宝鸡传播道家思想的第一人。大散关也极有可能就是老子西行传播道德经思想的一个重要据点。浙江宁波学者龚远峰根据宝鸡县志等史载:“周尹喜为散关令”,老子将西出散关以升昆仑。喜占风气逆知当有神人来过,乃扫道四十里,见老子而知是也。老子在中国未有所授,知喜命应得道,乃停关中。在今宝鸡益门镇之通仙观乃尹喜故宅里,还遗有老子给尹喜授经的“说经台”的记载,认为老子的《道德经》是应尹喜之请,经老子“语之伍千言”,由尹喜“过而书之”。宝鸡学者李福慰认为,宝鸡天台山有“伯阳山”、“玄关”、“老子‘授经台’”以及“尹喜故宅”等有关道家学说创始人的遗迹以及“老子骑牛过玄关”、“老子着《道德经》并授予尹喜”的传说故事,为“文化寻根”、寻找中华文明的源头,探觅老子等人的行踪及对其学说的提供了重要依据。宝鸡学者刘晓应发言,通过对中国特别是关中关隘文化及设关史的长期研究,认为老子西出的“关”,就是宝鸡古大散关。宝鸡市政协原研究室主任、老子研学者朱玉林根据民间传说和历史文献认为,老子不满周室衰败的现状,弃官西行。他先后在现宝鸡境内庵岭古镇、青牛洞、玄关、大散关等地传道讲经,应关令尹喜之求,写下了千古名篇《道德经》,后出关入秦。宋婉琴、侯天贵、杨宝祥、东海风、李河涛、李军宏等学者,也都对老子着《道德经》与大散关有紧密关系的观点持支持态度
 
      继大散关实地研讨后,关于老子踪迹文化的交流在恒源酒店、金台观向深度推进。易渲承会长向会议通报,根据他带领宝鸡学者亲临安徽、河南鹿邑、洛阳、函谷关、陕西楼观台、甘肃天水、渭源、兰州、临洮、陇西及宝鸡老子文化存迹的大量考察调研,特别是对西安博物院院存老子在中亚的后代“李诞墓志铭”的发现和研究,老子在西域踪迹有了新发现和实证。据2005年西安出土的北魏李诞墓志石碑记载,当年老子后代从印度(克什米尔)“归邦”回国,明证老子西域踪迹。与会专家学者看到和分析了李诞墓志石碑考古资料后,认为这是新的突破性重大发现,与老子西行出散关而中亚形成了非常清楚的证据链。会议确认,中国宝鸡大散关与老子文化学术研讨会,理清了“老子西行的踪迹”,为老学研究明晰了新的基调和方向;“老子踪迹文化”在宝鸡的提出,改变了老子文化研究和利用的各自为政,断裂性混淆宣传,找到了克服大道文化弘扬中的影响因素;为老子文化研究和利用的多说共存、多点发力、团结合作而达共赢开创了新的思维模式和方向;“李诞墓志铭”研究成果的公布,不仅为老子去印度、中亚找到了特级证据,而且解决了千古理论争说,为老子思想(《道德经》)的形成,影响范畴的研究打开了新的广阔空间,具里程碑意义。
 
      二、大散关老子文化遗存的开发利用
 
      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单英杰、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书画院西北分院院长、宝鸡市老子文化研究会政策咨询专家魏科超指出,要建立一支稳定的老子与大散关研究专家队伍,进行深度研究。以丰富的史迹“通仙覌”、“尹喜故宅”为文脉,重建“益门雄镇”。大散关一带包括天台山,是宝鸡老子文化传承比较集中的区域,可将这一区域规划打造为大散关老子文化带,使之成为区别于其他地方的独特标识。重振千古名关雄风,要从顶层进行设计。 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西北电力建设工程公司工程师、《西北电力监理》报主编、老子文化学者侯天贵、岐山县周文化研究会会长郑鼎文发言中认为,大散关作为道文化经典《道德经》的成书地,遗有老子给尹喜授经的“说经台”。天台之峰有道家尊崇的祖庭“玄都”,山脚有“玄关,人称“老子骑牛过玄关”。如此丰富的历史遗存,奠定了大散关在道文化传承上至高无上的独特地位,应引起有关方面高度重视。签于老子在世界文化的巨大影响力,建议政府在加大炎帝传说文化利用的同时,提存和升华大散岭、天台山老子实体道文化,结合独特而珍贵的自然炫美山川风光,在中国旅游市场上打造出一张顶级的靓丽名片。
 
      三、老子文化的有关理论与应用
 
      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局原副局长、国家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主任,现任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中国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顾问、中国老子文化研究院专家顾问董京泉在发言中指出,老子的治国理政思想就是依道治国。而依道治国与儒家的以德治国和法家的以法治国具有显着的区别:一是层次不同。二是目标和目的不同。三是由此体现出来的治国方法不同,总之,老子的依道治国是形而上的治国方略,是以德治国和以法治国的上层次,所以习近平主席说,“老子是春秋诸子百家之首”。宝鸡市可以重点利用老子踪迹文化,提升老子道文化产业和文化旅游实力。西安交大教授、西安光明国学研究会会长艾光明在发言中指出,学习老子文化要将其放在中国文化的历史长河里去认识,《道德经》和 《易经》是同源的两大系统,原始的“道”程式化为“易”,易又抽象数术化释道。老子文化的核心在于承前启后完整的阐述了宇宙本体本源,其革故鼎新对依道治国制世,养生实修等领域具深刻的影响指导价值。中国道学论坛、中国道教论坛总编、 世界老子学会执行会长董延喜在发言中指出, “道行天下,德化世界”是世界老子学会理念,也是我们的老子文化研究的核心理念。要真正实现“道行天下,德化世界”的伟大愿景,首先要创新老子文化的研究方式。弘扬老子文化当前最迫切的是加强道德文明建设、事实求是人体生命科学的研究和应用,按照大道原理去为人处世,用老子文化来破解社会人生中的各种困惑,把老子文化渗透到老百姓的现实生活里,变成老百姓安身立命的心头灯,为人处世的座右铭,变成一种活生生的精神支撑,提高人生的能量级和优化生命质量。全国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老子文化研究中心常务副会长、河南省老子学会副会长、郑州大学老子学院<研究院>研究员、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文化研究发展中心主任陈大明认为,孔子多次向老子问礼求道,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发展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借鉴孔子问礼于老子、儒道清晰的源本及融汇关系,以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很有意义。孔子曾多次向老子求教,在十七岁时第一次、二十五岁第二次问礼于老子并由衷地赞叹老子“犹龙”之后,到他六十多岁最后一次拜会老子,在听了老子的讲述后终于认识到“久矣夫丘不与化为人!不与化为人,安能化人!”终其一生,所表达的都是对老子的崇拜信仰之情。从千年历史长廊里折射出的是老子学说的宏大厚重和后学孔子孜孜以求的崇高人格力量。西安市老子文化研究会83岁的副会长沈鸣岐先生,分享了自己53岁时视力严重下降到戴近300°眼镜并体弱多病,通过悟《道德经》“专气致柔”并按“内丹法”修习,至现在耳聪目明,步履轻盈的体验,呼吁大家注重道文化的研习体悟,成立专业机构,规范研究成果,造福人类。
 
      四、深化老子文化研究的对策与建议
 
      与会专家就深化老子文化研究,提出了对策和建议。
 
      (一)  召开全国性的老子踪迹文化学术研讨会。适当时机,
 
      在宝鸡召开全国性的老子踪迹文化及运用学术论坛。把宝鸡建设成为全国老子研究的热点和重点城,进一步提升宝鸡的文化软实力。
 
      (二) 建立大散关与老子文化研究基地。建议搭建大散关与老子文化学术研究平台,推出一批老子研究着作和学术论文。通过研讨会、编制课题等形式,组织有关方面专家学者开展老子文化、丘处机文化、张三丰文化以及有关的道学文化研究,编辑出版论文和故事集。
 
      (三)大力开发利用老子文化,提升表现能力,发展特色旅游。希望有关部门高度重视老子文化的开发、保护和利用。 恢复原有通仙覌尹喜故宅、“说经台”,打造老子文化名山景区,修建老子文化广场等,重塑“益门雄镇”,发展特色旅游。
 
      (四)普及老子文化,打造文化名片。建议在宝鸡电视台举办“老子讲堂”,邀请国内着名专家和本地学者讲解《道德经》,让更多人了解宝鸡是《道德经》的诞生之地。建议政府部门将大散岭上天台“伯阳山”、“风透玄关”、玄王庙等进行保护和抢救性开发。将古大散关列入“非遗”名录,并申报市级、省级和国家级“非遗”项目, 把老子文化打造成宝鸡的文化名片、文化符号。(作者 朱玉林,曾任陕西省宝鸡市政协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现任宝鸡市政协文史员、宝鸡市老子文化研究会党支部书记)

上一篇:论老子的治国理政思想
下一篇:道行天下 德化世界——世界老子学会八字理念阐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