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博远山集》内容精选——《苏州博物馆》

中华新闻社 2018-05-28 16:48

      又是一年中秋节,去年今日此门中,正站在苏州博物馆的门前。
 
      苏州博物馆是由贝聿铭先生设计的。从周围几百年的历史园林穿过,印入眼帘的是一座白墙辉瓦的苏式院落;外表平平常常,里面金碧辉煌,天宇廓然。米黄色的射灯光线柔和地洒落到大厅,跳动的阳光从玻璃里透射进来,光线有了强弱的变化,丰富而不杂乱,一如落盘之珍乐。迁屹的展厅陈列着记忆苏州历史的碎片;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物体,承载着不同的需求和理解。物品调和地摆放和低调的光线,人的川流不息,但主人却是默不做声的书画和器皿;闹市亦静室。
 
      中间的庭落有山,有水,有亭。景色的搭配都取于苏州园林的名景,却又没有拘泥;概括的构成和新的材质,好似吴冠中的新构成国画,每一处布置都显得恰到好处。
 
      庭落周边是几处歇脚的地方。一琴仙白的茗庐,一瓶摆放在墙角的蓝白陶瓷,一道灵龙的米白帘子。帘子外边是踩在鹅卵石上错落的竹子;清风吹过,竹叶摇摆,静极生动。
 
      曲径的长廊高低转承,岳径遐奚;凤凰与远山共栖,近水鱼鼋生趣,径向无极。每扇开景的窗户生卉一处景致,既可以在老的园林里找到影子,也可以看到新构成方式趣逸;简墨净云岫旦彩,好似昆曲的演出,以柔克刚。
 
      在灰色的墙角和素色鹅卵石旁总有兰梅的生气,不露也锋芒。
 
      苏州博物馆是在空白处塑造精致的新国画,看似毫无作为的放空和留白,但恰恰烘托了主题,四两拨千斤。
 
      游走在溪山古径中的茶家人,也应该学会在筹码的应用上留白。
 
    (备注:《苏博远山集》,作者张彦

上一篇:聚力创作书画精品 彰显大千文化魅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