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埋容量亮红灯 焚化设备已老旧 台湾恐成“垃圾岛”

未知 2017-09-02 17:20

  目前台湾各乡镇的垃圾掩埋场及转运站几乎都可以看见壮观的垃圾山。资料图片

  “我们现在进行垃圾填埋的时候,需要把场内原有的垃圾翻搅一次,筛分出塑料袋和土石,然后才能腾出空间埋新的垃圾。”谈及当地的垃圾处理,高雄市环保局局长蔡孟裕表示,面对现有垃圾掩埋场接近饱和的情况,上述的处理方法实在是不得已之举。

  高雄市遇到的问题不是个例。近日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地狭人稠,垃圾处理不易,目前已面临变成“垃圾岛”的危机。旧有的垃圾掩埋场地容量已亮红灯、接近饱和,而新的垃圾处理设施则面临用地困难、当地民众抗争、环保评估严格等诸多问题,一时难以推进。

  处理能力接近饱和

  台湾的垃圾处理问题有多严重?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的垃圾处理场所分为掩埋场及焚化厂。全台目前有378个掩埋场,其中大部分都处于已封闭、停用和未启用状态,真正在营运中的只有68处。在焚化厂方面,全台已兴建26座可回收电能大型焚化厂,除云林、台东厂因履约等争议未启动,其他24座已投入运转。

  但是,“立法院”预算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68处营运中的垃圾掩埋场,剩余容量约393万立方米,剩余率仅12.04%,已处于接近饱和的状态。24座营运中的垃圾焚化厂,19座厂龄超过15年,逾20年者有台北市的木栅厂、内湖厂,新北市的新店厂、树林厂,台中市的文山厂,多数垃圾焚化厂使用年限将届,亟需当局规划长远的垃圾处理政策。

  以高雄市为例,据统计,当地的焚化炉每年产生25万吨底渣,但高雄的垃圾掩埋场将在2018年2月出现饱和情况,地方政府压力颇大。此外,岛内多个县市也相继陷入垃圾处理危机。掩埋场空间不足、垃圾焚化厂停炉次数渐增、部分焚化厂热值过高,……诸如此类的原因都导致垃圾处理能力的降低,影响垃圾处理设施的运转效能。

  图为台湾西海岸海滩上的垃圾。资料图片

  垃圾围岛情况严重

  拉布条抗议、在县政府门口丢置多包垃圾……今年5月,在镇代会副主席郑朝日带领下,新竹县竹东镇大批民众来到新竹县政府门口抗议,对垃圾处理问题表达不满。

  原来,从今年3月份开始,新竹县因新竹市焚化炉年度检修造成的垃圾处理能力减量等因素,导致每天有100多吨垃圾要暂时安置。因此,竹东镇的垃圾掩埋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只进不出,已堆置4000多吨垃圾无法外运,因而引发民众的激烈抗议。

  除了新竹,岛内其他地区也不同程度出现被垃圾所困的情况。比如在高雄,有部分企业或居民就偷偷将垃圾倾倒至旗山内门的偏僻山区,臭气熏天的情况让居民痛苦不堪。南投县鹿谷的知名景点小半天也遭垃圾洗劫。据台媒报道,其他山区被偷偷当成垃圾堆放地的情况还有不少。

  另外,由于台湾存在许多未被处理或偷偷倾倒的垃圾,它们在台风、降雨等因素的影响下,往往顺着水流被冲刷入河,甚至在漂至海洋上后因潮汐原因搁置于台湾的海滩,形成“垃圾围岛”之势,其中大部分都是难以分解的塑胶制品。

  新建设施面临困难

  旧的垃圾处理设施已饱和,新的设施为何没有及时跟进建设并投入使用呢?台“立法院”预算中心指出,由于岛内民众对垃圾处理场有抵触情绪,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家门口有个“臭烘烘”的地方,所以一听说要在当地盖垃圾焚化厂或掩埋场,就会聚集抗议,从而使建设工作难以推进。

  例如,台湾著名的新北市八里垃圾焚化厂,在上世纪90年代,这里还是垃圾填埋场。后来规划建设焚化厂,招致附近太平村居民的强烈反对,民众成立“自救会”激烈抗争,上访抗议。焚化厂工程最终于2001年才完工使用。

  不过,针对这种情况,岛内各县市政府及基层组织也并非束手无策,而是努力通过沟通协调、参观体验、工程建设及营运透明化等方式,来化解民众对垃圾处理场建设的疑虑。正如当下的八里焚化厂已成为当地居民办婚宴、游泳健身、拍摄MV的热门场所。

  “大家总会觉得,垃圾场处理设施不要盖在我家旁边。”前不久带领当地居民参观冈山焚化炉与现代高科技掩埋场的高雄市内门区瑞山里里长谢振城表示,其实现在的废弃物处理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大家看过焚化炉与掩埋场后,才知道根本不是以前那种又脏又臭的状况。垃圾处理场的建设不是“洪水猛兽”。(记者 柴逸扉)

上一篇:香港律政司长:将就国歌法的本地立法听取香港社会意见
下一篇:前港中大学生会长辱骂内地学生:滚回“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