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三次要求剖腹产被拒婴儿死亡 医院被判赔61万

中华新闻社 2017-12-05 16:17

      春城晚报微信公号12月3日消息,2017年8月31日,陕西榆林一医院产妇喊疼想剖腹产未果后跳楼身亡。
 
      而这个发生在昆明的事件,同样因剖腹产而起,最终导致刚出生几分钟的婴儿陨落人间。
 
      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农村,住着这样一对夫妇,我们就叫他们王芬(化名)夫妇。
 
      两口子已经快40岁了,还没有一个宝宝,生一个宝宝也成了这个家庭最大的愿望。
 
      两口子几经波折,王芬终于怀上了宝宝。全家人都很高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就在怀胎10月快要临盆的时候,夫妻俩考虑到王芬是高龄产妇,这个宝宝又来之不易,所以决定到昆明来生产。
 
      然而他们没想到,这一决定却成了一个悲剧的开始。
 
      2016年1月14日晚,王芬突然见红了。
 
      两夫妻赶紧来到昆明某医院。医生检查后说:“羊水已经破了,必须马上住院了。”
 
      这不就意味着肚子里的宝宝按捺不住要出生了吗?夫妻俩又高兴又期待,赶紧按照医生的要求办。
 
      住院后,医生给王芬做了B超,然后就叫王芬休息。
 
      可是到了第二天上午,这个宝宝还没有降生。因为王芬的胎膜虽然已经破了10多个小时,可她的肚子连痛都没痛过,也就是说王芬还没有出现宫缩分娩迹象。
 
      于是医生帮王芬注射了缩宫素。
 
      由于担心肚子里的宝宝,王芬第一次对医生提出了剖腹产的要求,但是医生没有理会她。
 
      转眼到了第三天上午8点,王芬依旧没有宫缩迹象,医生又加大了剂量注射缩宫素和抗生素。
 
      但是,此时,王芬已经感觉胎动在减少,于是她第二次跟医生提出剖腹产要求,医生还是没理她。
 
      这天下午,王芬的肚子开始剧烈地疼痛,可令她担心的是,肚子的宝宝动得越来越少了。虽然医生帮她做了胎心监测,可王芬还是不放心,于是她第三次提出要剖腹产。
 
      但是,和前两次一样,这个要求依然没有得到医生的支持。
 
      之后,医生换班了,新的值班医生帮王芬检查后,要她继续等待。
 
      在忐忑和疼痛中,王芬就这样熬到了这天晚上的11点多,终于听到医生说:“宫口开了7公分,可以生产了”。王芬这才上了产床。
 
      可是天不遂人愿,虽然经过三天的煎熬,宝宝的生产并不顺利。
 
      王芬和医生一次又一次的努力都没能把孩子生下来。此时大家都累了,医生就坐在一旁休息,然后又出去吃了点东西。
 
      直到王芬入院的第4天凌晨2点多,她的宫口全开了,可这时的王芬已经累到没有力气自己把孩子生下来了。医生最终决定帮她剖腹产。
 
      凌晨3点半,孩子剖出来了,是一个2.8kg的男宝,“孩子很好”医生这么对王芬和她的家属说。
 
      听到这句话,全家人的心才落了地。
 
      当把宝宝亲手抱在怀里的时候,王芬一家人觉得自己幸福到了极点。
 
      “医生医生,你快来看!孩子怎么全身发紫。”刚刚将柔嫩可爱的宝宝抱在怀里没多久,王芬一家却发现宝宝全身皮肤都变紫了,赶紧呼叫医生。
 
      很快,医生便把孩子抱走了。
 
      结果,这天天才蒙蒙亮的时候,王芬一家被告知:“孩子经抢救无效死亡了”。
 
      这简直如晴天霹雳,前一刻还暖融融抱在臂弯里的宝宝,这一刻怎么就没了呢?
 
      王芬一家都崩溃了。这个得来不易的孩子就这么没了,谁也接受不了。
 
      经过司法机构鉴定,结论为:死者王芬之子符合新生儿肺羊水吸入导致呼吸衰竭死亡。
 
      “这都是医院一再拖延导致的结果”一想到自己在医院里折腾了三天,3次提出剖腹产的要求都被拒绝,才导致宝宝在肚子内待得太久吸入羊水死亡的。
 
      王芬夫妇为此找上医院理论索赔,但是院方坚称自己没有过错。
 
      王芬夫妇只有将医院一纸诉状告上五华法院。要求赔偿各种费用共计67万元,另外还有10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整个过程中,我们采取的医疗措施不存在医疗过错,医院不应当承担责任。”法庭上,院方坚称自己不存在医疗过错。
 
      同时他们也说明:
 
      1。没有及时剖腹产,是因为产妇的情况并不窘迫 ,胎心都是正常的。
 
      2。王芬入院时胎膜早破的检查符合标准;叫她观察等候是对产妇有利的。
 
      3。王芬之前的产检不规范,不排除孩子是因为功能性的缺陷而死亡,要求重新鉴定。
 
      于是法院委托了另一家鉴定机构重新鉴定,但得出的结论还是一样:院方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其医疗过错行为与婴儿死亡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
 
      鉴定机构认为:
 
      1。王芬在试产过程中,胎头下降不好,医院却未对此引起高度重视,未及时采取剖宫产手术;
 
      2。王芬儿子娩出后存在新生儿窒息,但医院对新生儿的复苏过程未及时插管、清理呼吸道不彻底,延误抢救时机;
 
      3。诊断胎膜早破依据不充分。
 
      在如此充分的鉴定面前,那个逝去的小生命终于“沉冤得雪”。
 
      最终,昆明五华区法院判决:医院向王芬夫妇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医疗费等共计58.7万余元,支付精神抚慰金3万元。

上一篇:用爱换来严冬中的温暖 金龙建国温泉帮扶盲童公益活动赢来点赞
下一篇:男子没赶上火车把票撕得粉碎 结果“悲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