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3年后会有外企获中国金融业全牌照全股比经营资格

中华新闻社 2018-09-21 17:12

李克强在201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发表特别致辞后回答问题以及同国际工商企业界代表对话交流实录:

2018年9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天津梅江会展中心出席201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并发表特别致辞后,回答了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的提问。9月20日,李克强在天津梅江会展中心同出席201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的国际工商企业界代表对话交流。有关问答和对话交流实录如下:

施瓦布:尊敬的李总理,感谢您刚才全面细致地向我们介绍了中国政府的政策与目标。我相信在座的中外嘉宾都和我一样,从您的讲话中获得了很多重要的信息。我们知道中国正在深入推进改革开放。我的问题是关于中国的信贷和融资问题,还有去杠杆化。可能在座很多人和我一样对此都有一些关切,想听一听您对这些问题怎么看。

李克强: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在世界上比较而言虽然不算低,但并不是最高的。这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的储蓄率比较高,同时直接融资渠道还没有比较流畅地打通,这是客观因素。

另一方面,中国的杠杆率在过去一些年确实上升得比较快。为了长远可持续发展,近年来我们采取了稳杠杆的措施,可以说今年上半年杠杆率增幅是在下降的。我们讲结构性地去杠杆,是因为的确在有一些方面杠杆率偏高了,从最近的数据看这些方面的杠杆率也在稳中有降的过程当中。

但同时,我们也发现,有一些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碰到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我们正采取一系列措施来推动解决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我们还要拓展直接融资的渠道,培育可以发展直接融资的资本市场。比如最近我们发现一些方面对创投基金采取的征税措施不当,国务院及时采取措施予以制止,我们鼓励创投发展,让直接融资有更多的渠道。

天下事有利就有弊,古人曾经说过,鱼和熊掌不可得兼。我们走到今天,我们就是想让鱼和熊掌尽可能得兼。我们知道这是一个挑战,这在考验我们的智慧,我们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各方的有识之士给我们提供智慧。我们的目标是要坚定不移地实现的,虽然会有曲折。

挪威奥克拉集团主席斯坦·埃里克·哈根: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开始了双边自贸区的谈判。以WTO为主的全球现有贸易治理体系面临极大挑战。请问中国政府如何应对这一变化,并将采取什么措施维护中国的世界贸易大国地位?

李克强:首先,我认为双边和多边贸易谈判是两个“轮子”,互为补充。发达国家之间进行自由贸易的谈判由来已久,发达国家也同一些发展中国家进行自由贸易谈判。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也同一些国家进行双边的自由贸易谈判。只要是符合全球化趋势、符合自由贸易的基本规则,中国始终抱着欢迎的态度,而且愿意看到积极的成果。

但是,在当前形势下,我们也不能忽视,国际上的确存在着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问题,存在着多边贸易规则的基础受到一定动摇的问题。我们认为多边贸易规则是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共同协商并履行多年的,这个规则的基础就是要维护自由贸易。不论什么样的双边贸易谈判,都应该维护多边贸易的最基本规则。

人类最近几十年来可以说在物质成就上取得了巨大的、长足的进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一个自由贸易的基本规则。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共同生存,应当共同维护应遵守的理念规则。如果为了少数人的利益去破坏多数人制定的规则,最终会损害所有人的利益,这是一个共存共生的世界。

当然,并不是说现有的多边贸易规则就不可以改进了,不可以进行改革了。在推进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过程中,确实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对此有些国家有抱怨,那么大家可以坐下来谈。谈,可以让多边贸易规则更加适合全球发展的需要,更加适合包容增长的需要。谈和改革都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应该在原有的基础上对多边贸易规则进行完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照顾各方的关切、利益,特别是要照顾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不发达国家人民的利益。因为如果极端贫困的人口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成规模存在的话,这个世界也是很难安宁的。关于世贸组织规则的改革,中国持积极的态度。我们已经同欧盟在今年的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上达成共识,成立世贸组织改革联合工作组。我们希望大家都来商量,大家的事大家商量着办,大家都好。

各国是既要提高本国的发展水平,又要推进公平,解决困难群体的问题。世界也是同样,既要保持世界经济复苏的势头,实现发展和繁荣,同时又要有利于缩小南北差距。

伊卢米纳公司首席执行官杰伊·弗拉特利:中国金融领域的开放近年来取得了一些突破,但金融行业的开放程度依然较低。在华运营的外资金融机构依然面临诸多从业限制。可否请您介绍一下中国金融开放的时间表,以及可能给外国企业带来的机遇?

李克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看40年来中国的开放,我们自己和自己比,可以说力度之大、程度之深超出当年的预期,也超过一些国际朋友的预期。我们从中受益,我们会继续扩大开放。

现在中国的确是货物贸易的大国。我们也确实保持着货物贸易的顺差。当然,这并不是我们所追求的,我们希望贸易平衡发展。但与此同时,中国的服务贸易是逆差,而且逆差在逐年地增大,这其中就包括金融。

我们认为,不管是顺差还是逆差,在相当大程度上是因为国际分工和处在产业链不同位置造成的。我们不刻意地追求或回避。权衡利弊地看,是进一步开放服务业还是去追求减少服务业的逆差?我们的选择是前者,即便服务贸易会继续出现更大的逆差,中国也要坚定不移地开放服务业。因为开放服务业最终会促进我们的企业提高竞争力,长期看是有利的,而且会给我们的消费者带来更多、更公平的选择。

当然,金融服务业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领域,它的开放程度往往和一个国家的发展阶段、经济水平、监管程度相联系。中国作为这样一个大的世界经济体,保持金融稳定,不仅对自己,对世界都是必要的。所以,我们既要下决心继续开放金融服务业,同时要有序地进行推进。

在未来几年里,我们要进一步开放金融服务业。现在我们对外资投资银行已经取消了股比限制,未来几年我们在保险、证券方面也要推进取消股比限制,有序推动全牌照、全股比经营。当然,它的一个重要前提是要符合资质。在任何国家,从事金融业都需要资质。但是我们愿意给外资进入中国金融业逐步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我们正在做准备工作,期待用3年时间,届时有若干家符合条件的外国企业在中国拥有全股比、全牌照的金融经营资格。

日本三得利公司总裁新浪刚史: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但是还有一些公司认为他们的知识产权受到了侵犯。在您看来,如何在制度和法律层面切实落实知识产权保护?在未来将有哪些具体的措施?

李克强:你提的问题的要害是在中国扩大开放、吸引外资的过程中要保护知识产权,这是中国一贯遵循的方针。这不仅是为了吸引外资,而且也是因为中国自身需要创新发展。不保护知识产权,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国产业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几乎没有可能,这是我们自身利益的需要,也符合国际规则。

中国在不断加大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和惩罚侵权行为的力度。过去5年我们查办的侵权案件就有140多万件,以后还会继续加大惩罚的力度和罚金的倍数。要让侵权的人一旦犯法终身难逃,让他们在这个领域,甚至在整个市场上难以立足。

我们当初发展市场经济的时候就清楚地认识到,产权是市场经济的基础。现在我们发展创新型经济,知识产权更是发展的基础,它必须成为全社会共同的理念。

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多次了,而且我在和很多外国企业家见面的时候都请他们提出来,有哪些被侵犯知识产权的案件可以直接向我提出来,或者向我们政府部门提出来。但是可能因为有各种原因,他们在现场没有提。你刚才讲了,在下面有听到一些反映,我希望你们大胆地说出来。政府部门如果处理不当,将会被问责。这件事说一尺不如行一寸。我希望,也相信你能看到,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问题上正在不断地采取更加严格的制度和有效的行动。当然,也要各方共同努力。

当然,公平、公正地进行知识产权的交易,这是符合市场规则的,世界各国都有共同的理念。像去年中国有关企业支付的外国专利许可费和技术使用费在世界居前列,可能以后还会增加,但是我们绝不允许强制转让知识产权。

日本国际航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吴文绣:我的问题是,今年3月您在“两会”上谈到要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负。7月初,全国各市级国税局、地税局合并,标志着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顺利向纵深推进,这一举措能够促进自由竞争。未来中国政府还将出台哪些措施来持续推进税收改革,切实降低企业负担?

李克强:你对中国的情况比较了解。的确,在前几年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而且财政收入下行的情况下,我们下决心实施了大规模的减税,主要是取消了实施60年的营业税,对增值税的税率也进行了调整,同时减轻中小企业的税负,鼓励企业研发,这些措施可以说取得了效果。

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中国的税收出现一定幅度的增长,甚至超过GDP增速。这里我想说明,这是因为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经济稳中向好,今年上半年工业企业的利润超过15%,我们又推动“放管服”改革,促进新增企业大幅增长,平均每月增加税源约20万户,这就出现了一段时间中国的税收较快增长的情况。但我们关注的重点是减税的措施到位了没有。

进入下半年以来,中国从中央到地方的税收都有比较大幅度的下行,其主要原因在于5月1日我们进一步推出了增值税和有关方面的减税措施。

下一步,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和国内发展面临的困难挑战,我们将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和更为明显的降费。增值税的税率还要继续下降,个税专项附加扣除要既公平又简便地抓紧落实到居民的身上,以增加他们的消费能力。与此同时,税务部门代征社保费,这是一个机构和体制改革的措施,但是税和费是不同的两个概念。我们现在要求的是在当前的情况下确保社保费现有征收政策稳定,不得集中清欠。实行新的征管体制以后,收费效率可能会增加,那与此同时,就必须明显降低社保费的费率,其目的就是不但不能增加企业的负担,还要减轻企业的负担。政府要过紧日子,不能去为难企业,这样才能让人民过上好日子。

在中国注册的所有企业,不论是外资、民资,对各类所有制企业,我们都一视同仁,简政、减税、减费的措施对你们是公平对待的,如果有不公平你们可以投诉。

美国Aura Biosciences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德洛斯·皮诺斯·蓬特:近年来,中国政府陆续出台了若干推动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这表明了中国政府对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高度重视。请问有关推动创新创业工作的最新进展如何?国际工商界应如何更好地参与中国的创新趋势,并为中国经济发展和转型提供新动能?

李克强:中国推动经济发展,培育新的发展动能,就要由创新来引导。这几年来,中国政府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实际的、有效的工作。比如我们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实施简政放权等有关改革,促进了新市场主体的大量诞生,由原来每天新注册上千户企业,到今年的8月份每天有1.8万家新注册的企业诞生。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有1亿以上市场主体的国家。

中国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基于这样一个理念,就是每个人都有创新的能力,都有创造的可能。如果13亿多中国人、9亿多劳动力,每个人的创造热情都能被调动起来,可想而知,这个社会将会有多大的创造能力。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打造创新型社会”,我想创新型社会就是应该调动每个人创造的潜能。

第二,创新就应该给每个人以创新的平等机会。我们采取一系列“放管服”的措施,就是要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去创新,这会改变许许多多人的命运。我们说的效率和公平,在这个方面就可以比较充分地体现出来。

第三,创新是全球性的,它是在全球化大背景下的创新。中国愿意以开放的心态去面向世界,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希望外国的企业家、科学家,各方面的人士以开放的心态来参与中国的发展,这实际上是共同推进人类的发展和进步。我再次重申,我们一定会严格地保护知识产权,创新是要有创新思维的,是有知识产权的。

你们来到中国,中国会有大量的、甚至亿万的创新者和你们同行。我们的“互联网+”集众智、汇众力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现象。也相信你们的创新火花会和中国的创新者们碰撞。你们作为企业家,可以获得经济效益,相信也都有事业的追求。欢迎你们在中国创新竞争当中实现你们事业追求的目标。

    来源:新华社

上一篇:国企发力推进 “一带一路”建设合作
下一篇:王毅:“一带一路”助力中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