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200万,华盛顿仍一套一套的

中华新闻社 2020-06-12 09:10

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当地时间星期三晚上突破了200万,死亡累计11.2万人。对这个特殊时刻,当天美国官方没有做出什么专门的表示,当然更没有表达歉意的信息释出。

星期三美国的官员们都在忙别的事,其中国务院发布了“2019年度全球宗教自由报告”,蓬佩奥国务卿特别抨击了中国。他因一直对弗洛伊德之死保持沉默饱受诟病,他在这一天的记者会上终于公开谈了它,但是和攻击中国结合起来说的,并且吹嘘应对弗洛伊德之死挑战的过程显示,美国是“很特别、最伟大的国家”,大规模的抗议在他这里俨然“坏事变成了好事”。

蓬佩奥宣扬的美国“很特别”,其中一点就是与中国等不同,美国“尊重每一个人”。然而,美国就是这样尊重那200万人染上新冠肺炎的权利的?就是这样尊重那11.2万人在病毒攻击中“自然死亡的权利”的?

最近一段时间,一方面美国的股市不断回升,一方面疫情的趋势不明朗。这期间人们看到听到了美国领导人有过一次对疫情需要进一步关注、遏制的呼吁和警告了吗?人们看到的都是他们对股市和就业指数回升的兴高采烈,好像只要经济能恢复,就一切OK。美国政府好像把疫情忘了,而且他们在鼓励美国民众也把它忘掉。

人们从美国政府那里听到太多“成绩”和“伟大成绩”的吹嘘。确诊病例以百万计,那是因为“美国的检测能力最强”。死11万多人了,但它是“避免了死100万到200万人”的成绩。美国流行病学家福奇曾预测,美国要死10万到20万人,这个可怕的数字已经在被验证,而且最终可能被突破。

股市上升当然是好事,但美国的政治精英们能够分出一点同情心给那些继续被感染和死亡的弱势群体吗?中国人作为遥远的观察者,今天终于看懂了,资本主义在金钱和人命之间原来是这样做选择的。

美国对新冠疫情有很强的承受力,但那更多是资本的承受力,是达官显贵们在疫情中间驾驭社会的承受力。老百姓面临的选择或者是生活困顿,或者是冒险工作被感染,那不叫承受力,那是为生活所迫的无奈。

中国在与不讲人道主义的野蛮的资本主义打交道,那里有着终极的贪婪和不管不顾。在人命的问题上都不讲常理,而且能够做到忽悠民众,形成“死一些人不算啥事”的公共舆论,让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旗帜公开飘扬,那么在中国问题上,他们撒谎,煽动极端情绪还能有什么顾忌呢?

一旦他们认为搞中国是有利可图的,无论是为了国内还是国际原因,就会出现蓬佩奥那样的表现,肆无忌惮地践踏规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一个是感染了不到10万人就认为很严重、使出全部力气阻止了病毒传播的国家,一个是感染了200万人政府依然无所谓,并强迫公众适应这一感染率的国家,双方的价值差异注定很大,沟通很难。特别是当后者咄咄逼人向前者甩锅并发动舆论攻势的时候。

然而中美的抗疫数据相差太悬殊了,没有一种谎言能够做到把这种悬殊的价值含义颠倒过来。时间在不断扩大这一悬殊,也将不断擦亮人们的眼睛,刷新人们的判断力。蓬佩奥们构筑的意识形态豪华工事都将崩溃。

上一篇:不是想摆就能摆 一线城市为何拒绝“地摊经济”?
下一篇:都什么年代了,又见拍脑瓜一道切全省禁放烟花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