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远超水门事件 特朗普明年还要面临这些调查

中华新闻社 2018-12-30 15:10

      岁末之际,盘点之时。美国知名政治记者加雷特·格拉夫(Garrett Graff)近日在《在线》(Wired)网络杂志上发表文章说,目前,特朗普面临来自至少7名联邦检察官带领各自团队进行的17项不同司法调查,其中仅7项调查由米勒主导。这项统计不包括不会向公众披露的秘密调查,不包括国会调查,也不包括针对特朗普政府官员但与俄罗斯无关的其他调查。
 
      格拉夫说,当年水门事件调查也历时颇久,范围甚广,最终69人被起诉,48人认罪或罪名成立。但特朗普现在面临的调查门,规模已经超过水门事件。
 
      特朗普遭遇的17项调查
 
      根据格拉夫在《在线》网络杂志发表的文章及其他部分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目前正面临来自五个方面的调查:
 
      首先是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米勒主导的调查,包括俄罗斯政府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选举情况、维基解密发布黑客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电邮系统窃取的电子邮件一事、中东国家对特朗普竞选的影响、特朗普前竞选主席保罗·马纳福特的八项重罪、莫斯科特朗普大厦项目、特朗普竞选团队和政权过渡团队成员与俄方的联系、妨碍司法问题等。
 
      特朗普面临的最直接法律风险并非米勒调查,而是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对特朗普涉嫌财务欺诈的调查。检方正在调查特朗普就职典礼资金的来路和用途、特朗普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资金以及外国游说问题。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检察官正在调查俄罗斯有无试图通过美国步枪协会向美国保守主义运动施加影响。
 
      总部设在圣彼得堡的“互联网研究社”的首席会计师,今年秋季被弗吉尼亚州东区联邦检察官和司法部负责反谍案的部门分别起诉,被控干预美国2016年选举并企图干预今年的中期选举。为什么她被单独起诉?起诉方为何不是米勒团队?目前成谜。
 
      弗吉尼亚东区联邦检察官还在调查在美土耳其宗教人士居伦引渡问题的游说问题。
 
      纽约市、纽约州和其他州检察长则正在对特朗普纳税问题、特朗普基金会以及针对特朗普违反宪法中禁止总统在任期间接受外国政府付款的“薪酬条款”指控展开调查。
 
      “调查门”可能是持久战,2019难迎大结局
 
      综合来看,特朗普身陷的调查门,引发三大悬念:
 
      首先,特朗普竞选团队究竟有无与俄方协作,即“通俄”有无经得住法律认证的实锤。
 
      其次,在司法调查过程中,特朗普作为总统有无妨碍司法。
 
      再次,特朗普有无违反竞选资金法,会否因这一指控遭到弹劾或离职后被起诉。这一悬念与米勒“通俄”调查没有直接关系,而由特朗普私人律师科亨认罪并被判处3年监禁引发。科亨供称,他在2016年选举日前夕按照特朗普指示向声称与特朗普有染的两名女性支付“封口费”,并被判违反竞选资金法律罪名成立。对此,特朗普回应说,他从未指示科亨违法。
 
      从指控罪名看,米勒调查呈现这样几个特征:
 
      一是跟钱走。和当年水门事件调查手法类似,从梳理资金流向入手追踪调查违法行为。
 
      二是广撒网。随着调查深入,不断衍生新的调查事项,调查范围远超2016年大选和“通俄”本身。
 
      ——时间跨度,从2016年选战,延伸至特朗普当选至就职的政权过渡时期和入主白宫后的执政时期;
 
      ——所涉国家,除俄罗斯,还扩展到土耳其等多国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过渡政府和政府成员的资金与游说。
 
      ——调查内容,不仅针对俄罗斯有关个人、实体及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还扩展到特朗普集团内部关联企业、酒店乃至其就职典礼经费来源和使用,调查人员收集的文件、电话、录音、电子邮件、通讯记录和纳税报表等数以百万份计。
 
      ——调查尺度:米勒调查启动之初,特朗普曾称如果调查到他个人财务,就逾越了“红线”,但从调查情况看,这道“红线”早已越过。格拉夫的文章称,特朗普看来先越了线,其个人生意与竞选关系密切,检方难以拆分。
 
      三是结案尚需时日。从2018年下半年起,米勒调查有开始收网之势,预期2019年将提交调查报告并在涂删机密部分后公诸于众,但即便米勒调查有了结果,特朗普调查门仍可能难以在2019年迎来大结局。
 
      此间观察家认为,这是因为:
 
      一是米勒调查从一开始就被特朗普攻击为“政治猎巫”,调查结果可能被政治化而引发新的争议。米勒报告出台后,后续政治角力可能更加激烈并一波三折;
 
      二是2019年1月3日新一届国会履职后,普遍预期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将针对特朗普展开新的调查,特别是他的纳税单等,这些调查何时展开尚不清楚,从以往情况看,短期难以结束。
 
      三是米勒调查进入2019年后,预期将不断出现新爆料、新进展,是否衍生其他调查尚属未知。
 
      四是围绕“通俄”调查,民主、共和两党,白宫与国会,特朗普与司法部高层和民主党,司法部内部的激烈角斗将继续,并持续影响调查进程和后续。特朗普在中期选举结束不到24小时内解雇回避“通俄”调查的司法部长塞申斯,民主党一再要求特朗普指定的代理司法部长因其批评米勒调查的公开言论而回避“米勒”调查,新提名的司法部长尚需经过参议院听证任命,这些事件进展对“通俄”调查都将产生重要影响。(文/徐剑梅)

      来源:参考消息网

上一篇:日本男子娶全息影像 人类要进入跨次元婚姻时代?
下一篇:越来越多俄罗斯人通过中国电商平台“囤年货”